仙靈風水網 / 風水文化 / 欽天監醒世良言(三)

0 0

   

欽天監醒世良言(三)

2015-10-22  仙靈風水網


                                           生氣辨

生氣之說,賦中葬乘生氣,本注雖已詳載,而尚有未及言者。生氣固當以認脈為先,其次當辨穴星。如金之生氣聚于窩泡,木之生氣聚于芽節。水之生氣聚于湧苗,土之生氣聚于口角,火之生氣聚于水窟,謂之水火既濟也。

其次,又當相穴形。如孩兒動在囟門,側掌動在合谷,仰掌動在轉皮,腕臂動在鼠肉之類。動乃生氣之機也。故當以動為生。

其次,又當察穴暈。暈如上尖下園,則其在下;上園下尖,則其在上。園乃生氣之表也,故當以園為生。

其次,又當分陰陽。造化一不能生,生則必兩。如龍之雄者,結穴必略生窩;龍之雌者,結穴必略生堆突,是龍穴相交,有陰陽也。穴之中心有上陰下陽,上陽下陰,有邊陰邊陽,有陽多陰少,陰多陽少,有陰交陰半,陽交陽半,是穴中相交有陰陽也。交乃生氣之情也,固當以交為生。

其次,又當看四應。內四應者,生氣之證也。上面微起圓球為后應,下面合水尖檐為前應,兩邊蝦須蟹眼水、蟬翼牛角沙為左右應也。外四應者,生氣之輔也。后頭蓋樂山為后應,前面朝案山為前應,兩邊夾耳山為左右應。若前應有情,則氣在前;后應有情,則氣在后;左應有情,則氣在左;右應有情,則氣在右;四應具有情,則氣在中。此以四應驗生氣之法也。

其次,又當詳龍虎。龍虎者,生氣之用也。左右沙高,則氣在高處;左右沙低,則氣在低處;左直右抱,則氣偏在右;右直左彎,則氣偏在左,此以龍虎驗生氣之法也。

其次,又當觀朝山。朝山者,生氣之配也。朝山若高,則氣在高處;朝山若低,則氣在低處。此以朝山驗生氣之法也。

其次,又當審名堂。堂水者,生氣之食也。堂水聚中,則氣在中堂;水聚左,則氣在左堂;水聚右,則氣在右堂,此以名堂驗生氣之法也。

今術家不知驗生氣之法,只憑羅經格之,是亥是艮,便謂陰氣為真;是乾是寅,便謂陽氣為偽;若亥兼乾三分,艮兼寅三分,便謂放倒乾寅之偽氣,扶起亥艮之真氣,偏左偏右以乘之,以故往往為葬,反失生氣,而受死氣,貽禍于人,莫可救也!

故乘氣之法,先當隨龍認脈,因脈察氣,次當以上諸法詳之,庶不失生氣之所在,得以乘之而無差也。

 

意譯:關于“生氣”一說,來自郭璞《葬經》中的“葬乘生氣”一語,雖然原注已有詳細分解,但還沒有說到位。要察生氣,先當認脈,知其起止,再辨穴星。金星的生氣聚于窩泡,木星的生氣聚于芽節,水星的生氣聚于湧苗,土星的生氣聚于口角,火星的生氣聚于水窟,這叫做水火既濟。

其次,就當察看穴形。結穴之所,其形猶如小孩頭頂上的囟門,在開窩脈動之處;側結之穴則如掌側的合谷穴,在拇食二指交接的脈動處;仰掌穴則在手心或轉皮處;腕臂穴則在曲池或鼠肉動處等。天下萬物,均以動來顯示生機,故生氣呈現于動處,點穴則當從脈動處下手,以動處為得生氣。

其次,則當察看穴暈。所謂“暈”就是穴場微茫沙水所構成的太極暈。暈若呈上尖下圓狀,則穴靠下;暈若呈上圓下尖狀,則穴靠上。為什么呢?因為圓形為生氣所呈現的表象,所以,點穴當從圓形處下手,以圓形處為得生氣。

其次,則要分陰陽。造物主造物,不造單一,造必成雙,使陰陽相配。若是雄龍,則必然會結出陰形的窩狀之穴,而雌龍則必然會結出陽形的突狀之穴。這是龍與穴的陰陽相交。穴的中心又有上陰下陽、上陽下陰、邊陰邊陽、陽多陰少、陰多陽少、陰交陰半,陽交陽半等多種情況,這是穴中的陰陽相交。陰陽相交是生氣之情的流露,所以,點穴要從陰陽相交處下手,以陰陽相交處為得生氣。

其次,又當看四應。穴場有四應,是穴內得到生氣的憑證。穴內四應即:穴場上面有微微凸起的圓球狀沙分水,為之后應;下面有微微兩股水交合,為之前應;兩邊有隱隱的蝦須蟹眼水和蟬翼牛角沙拱衛,為之左右應。穴外有四應,是生氣得到輔佐的憑證。穴外四應即:穴場后面有樂山,為之后應;前面有朝案山,為之前應;兩邊有夾耳山,為之左右應。若是前應有情,則生氣在前;后應有情,則生氣在后;左應有情,則生氣在左;右應有情,則生氣在右;四應有情,則生氣在中間。這內外四應是驗證穴場是否得生氣的方法。

其次,還要看龍虎。龍虎,是穴場生氣所發揮的作用。若是左右沙高,則生氣在高處;左右沙低,則生氣在低處;青龍直去而白虎環抱,則生氣偏在白虎;白虎直去而青龍環抱,則生氣偏在青龍。這是以龍虎驗證穴場是否得生氣的方法。

其次,尚需看朝山。朝山,是與穴場生氣匹配的對應物。朝山高,則生氣在高處;朝山低,則生氣在低處。這是以朝山驗證穴場是否得生氣的方法。

其次,更要看名堂。名堂中的水,是穴場生氣所需的食物。水若匯聚于名堂正中,則生氣也在堂中;水若匯聚于名堂左方,則生氣也在堂左;水若匯聚于名堂右方,則生氣也在堂右。這是以名堂驗證穴場是否得生氣的方法。

當今的風水師啊,不懂驗證生氣的方法,只知道手捧羅經在穴場上格來格去,見來脈位于亥艮位,就說是得到了真陰;見來脈位于乾寅位,便說沒有得到真陽;見是亥兼乾三分,艮兼寅三分,便說是放倒乾寅之偽氣,扶起亥艮之真氣,然后偏左偏右以乘之。他們以為這樣就得到生氣,孰知反而失去了生氣,得到的是死氣,害了人家還不自知,真是不可救藥啊!

因此,乘生氣的方法,要先認清來龍去脈,然后循脈察氣,并以上述驗證生氣的種種方法逐條逐條驗證,這樣才有可能找準有生氣的穴位,真正做到“葬乘生氣”。

 

                                              淺深辨

淺深之說多端,有以來脈定淺深者,如來脈入首強,作穴凹,出口尖,此乃脈浮而屬陽,法當淺葬。來脈入首弱,作穴凸,出口園,此乃脈沉而屬陰,法當深葬。然概而言之,陽脈當淺,陰脈當深。若詳而言之,陰脈中有淺深,陽脈中亦有淺深,又當變而通之也。

有以到頭峽脈定淺深者,如峽脈高則宜淺,峽脈低則宜深。然此法或可施之于平岡平支,至于高垅之穴,則又非此論也。

有以從佐定淺深者,如四山高,則氣浮而宜淺;四山低,則氣沉而宜深。然亦當看其寬緊如何,如四山高而寬緩,則氣或有浮而反沉;四山低而緊夾,則氣或有沉而反浮,不可以此為拘也。

有以名堂定淺深者,如名堂水低,則宜深葬;名堂水平,則宜淺葬。然此法只可用之于平支。至于岡垅之穴,又豈可以此為法哉!

有以陰腮二合水定深淺者,然高山與平地不同,亦不可以此概論也。

有謂藏于涸燥者,宜淺;藏于坦夷者,宜深。然坦夷指窩言,涸燥指突言,如突在平地則宜淺,若在高山又宜深也。窩在高山則宜深,若在平地又宜淺也。亦不宜執一而不通也。

至以地母卦尺數與紫白寸數定穴之深淺者,皆為謬說,斷斷不可用也。

大約淺深之法,在岡垅則察其來脈之浮沉,以四山從佐證之;在平支則相其界水之淺深,以水土厚薄度之,再辨其窩鉗乳突之四穴,以支垅地勢較之。總而言之,莫妙于臨時斟酌,辨其土色以準之。蓋堅細而不松,油潤而不燥,鮮明而不暗,此生氣之上也。驗其質,觀其色,察其氣,以求其中,則淺深之法,不外是矣。

若詳而推之,開井除浮土外,遇此生氣之土,土薄則開下一尺三四寸;土厚則一尺七八寸,只要包過棺內骸骨,不必論其棺之高低也。大要多留氣土,以墊棺底,使其運蒸悠久。斷斷不可掘深,發盡氣土,更不可掘過金銀底土,打破穴底,以致受冷犯濕,不可復救也。楊公云:淺深之法,亦難定矣,然失之于深,寧失之于淺。淺如架甑,氣猶可運蒸而上;深猶潑盡鍋水,焉有氣蒸?蓋脈從后來,氣從下升,土為氣體,土盡則氣盡,故不能上蒸也。至于平洋之穴,惟堆土成墳,不必驗其土色,只有水局之大小,以堆塚高低配之,而淺深非所論也。

 

意譯:關于下葬深淺的問題,有多種說法。有的以來脈定深淺,比如來龍入首高強,穴場低凹,出口拖尖,這是屬于陽性的浮脈,宜于淺葬;若是來脈入首低弱,穴場凸起,出口半圓,這屬于陰性的沉脈,宜于深葬。總體來說,陽脈均宜淺葬,陰脈均宜深葬。若詳細論之,則陰脈中又有淺深,陽脈中也有淺深,則當變通處理,不可一概而論。

有的以到頭來脈定深淺,比如過峽高則宜淺葬,過峽低則宜深葬。但是,這種方法只適合平岡龍,對于高山之穴,就不能這樣論了。

有的以護龍護沙定深淺,比如四山很高,則氣浮,宜于淺葬;四山低伏,則氣沉,宜于深葬。但還要看護龍護沙與穴場的寬緊程度而論,若四山雖高,但與穴場距離寬緩,則氣浮而反沉,又宜深葬;若四山雖低,但與穴場緊夾,距離很近,則氣沉而反浮,有宜淺葬。這是需要靈活處理的。

有的以名堂定深淺,比如名堂的水低下,就宜深葬;名堂的水與穴場持平,便宜淺葬。只是這種方法僅適合于平支龍,至于高山龍,就不能按此法處理了。

有的以穴場的陰腮水定深淺,水低則深葬,水平則淺葬,但高山與平地不同,是不可以都按此法處理的。

有的以穴場的涸燥坦夷定深淺,穴場涸燥,就宜淺葬;穴場平坦,就宜深葬。這里說的“涸燥”是指突,而“坦夷”是指窩。若是突在平地,則反宜淺葬,若是突在高山,則又宜深葬了。窩在高山也宜深葬,若在平地則又宜淺葬,切不可執定一端而不知變通。

至于匠師們所傳的什么“天父地母卦尺白寸白口訣”,以及用“紫白尺法”定深淺等方法,那都是錯誤的,千萬不可采信啊。

定深淺的正確方法大約是這樣的:高岡龍則察其來脈沉浮,以四周護龍護沙的高低寬緊來確定;平岡龍則觀察其界水的深淺,相度水土的厚薄,然后再根據窩鉗乳突四個穴形,參看支垅的地勢來確定。總而言之,具體情況具體對待,運用之妙存乎一心。最后,還要看穴土的質地和顏色,穴土若是堅細而不松散,油潤而不枯燥,鮮亮而不晦暗,這說明就很有生氣。對穴土要驗其質而觀其色,看其是否有生氣,以求達到點穴準確的效果,深淺之法也不外如是。

要進一步詳細講,就是在穴場除去浮土之后,看到了這樣有生氣的穴土,若是土薄就往下挖一尺三四寸;若是土厚就下挖一尺七八寸,只要兩旁的土能包過棺內骸骨就行,不必管棺木的高低。關鍵是要在棺木底下多留一點有生氣的土,使其漸漸向上蒸發。千萬不可往下挖得太深,把氣土都挖盡了,更不能挖過地底層的硬土,打破穴底,這樣就會使骸骨受冷犯濕,不能補救了。楊公說:“淺深之法,比較難定。但寧可失之于淺,不可失之于深。”為什么呢?因為葬得淺,棺木便如鍋中蒸飯的甑子,下面穴土的生氣可以漸漸蒸發向上,骸骨最終還能得到生氣。但若葬得太深,挖掉了帶有生氣的穴土,便如潑掉了鍋中的水,生氣就無法向上蒸發了。龍脈都是從后往前來的,生氣都是從下往上升的,土是儲存生氣的器物,若是連底土都挖掉了,生氣也就不能往上蒸發了。至于平洋龍的穴,一般都是推土成墳,不必察看其土色,只看其水局的大小,來確定墳堆的高低,深淺之法在這里是用不上的。

 

                                          水不上堂休點穴辨

此言水不上堂,謂其真水不上小名堂也。蓋結穴之處,必有兩路隱隱真水交聚于小名堂內,而外有兩股微微真沙交收小名堂真水,方是氣止水交,而為真穴也。否則,水淺氣散,焉有結作?故云“休點”,非謂外來界水必欲上堂,方可點穴也。且外水不但不能入小名堂,并不可徑入內堂。凡水將到內之處,須要一股上沙遮闊,使其屈曲環繞而來,不見有穿割沖激之勢,斯內堂氣聚,元辰水靜,而為真名堂也。卜氏云:“逆水來朝,不許內堂之泄氣。”正此之謂也。

若錯認外水不上堂,便休點穴,不惟有失點穴之旨,并昧堂局之勢。曷以言之?蓋穴前小名堂,外水固不能入,即以內堂言之,平地之內堂,堂與外水相平,猶可使之上堂。至高山之內堂,堂與外水懸絕,必不能使之上堂,此一定之勢也。若執定外水不上堂,方可點穴,則只有平地之穴可點,而高山無穴可點矣。若不必外水上堂,亦可點穴,則先賢又何為立此一言,以教后人者耶?由此詳之,則堂指小堂,水指真水,也明矣。

蓋穴前小名堂合襟水,無論高山平地皆有之,故卜氏云:“登穴看名堂。”正謂此也。然此理亦微矣。楊公云:“有人識得名堂法,五百季中一間生。”誠嘆其難也。

 

意譯:先賢說“水不上堂休點穴”,其水是指小名堂的真水,不是中名堂、大名堂的水。凡是結穴之處,左右必然有兩路隱隱真水交匯于穴前小名堂之內,而這兩路隱隱真水之外還有兩股微微真沙也隨同交收于穴前小名堂內,這樣才是所謂的“氣止水交”,也才是真正的穴位。否則的話,沒有這種微茫沙水的交匯包裹,生氣就會散失,又怎能結穴呢?所以說“休點”二字,其意不是說外來界水要上名堂,方可點穴啊。外來界水不僅不能入名堂,也不可徑直入名堂,如果徑直進入小名堂,那就是煞水,也有割腳之患。凡是外水入中名堂,都須要有一股上沙遮蔽其寬闊處,使水流屈曲縈回而來,不見其穿臂割腳或沖激穴場。只有這樣的來水,才能使氣聚名堂,元辰水靜,也才是真名堂。卜氏說:“逆水來朝,不許穿破或沖激內堂而泄氣。”其意就在于此啊。

若是錯誤以為外水不上堂,便休點穴,這就不僅會失去點穴的要旨,而且還會錯認堂局之勢。為什么這樣說呢?因為穴前的小名堂,外水固然不能進入,就以中名堂而言,平地的中名堂,與外來水大致持平,還可以使之上堂,而高山上的中名堂,與外來水落差就很大,遠不在一個水平面上,必然無法使其上堂,這是一定的。若是執定外水不上堂就不點穴,那么,就只有平地的穴才可以點了,高山上的穴就不能點了。但若說無需外水上堂,即可點穴,那先賢為何又要立此一說,用來教我們這些后人呢?如此看來,先賢所說的“堂”,應該是指小名堂,所說的“水”,應該就是真水,其意思也就很明確了。

穴前小名堂的合襟水,無論是高岡龍還是平洋龍,是都有的。因此,卜氏說:“登穴看名堂。”正是這個意思啊。不過,這如何看水上堂的道理也很微妙。楊公說:“有人識得名堂法,五百季中一間生。”這就是在感嘆此法很難掌握啊。

 

                                          穴形正變巧拙辨

      上起頂,下垂乳,龍虎均停者,懸乳穴也;重龍重虎者,雙劈穴也;龍虎一長一短者,弓腳穴也;或有龍無虎,有虎無龍,單股穴也;坦夷仰掌者,平面穴也。此五者,穴之正體也。

開口穴者,下無乳也;本體穴者,無龍虎也;側腦穴者,頂不正也;沒骨穴者,無頂也。此四者,穴之變體也。

何謂巧?以其穴形完美,地勢異常,使人驚也。何謂拙?以其穴形丑陋,出于非常,使人疑也。此巧拙之穴,謂之怪穴也。

怪穴篇云:“或然高在萬山巔,天巧穴堪扦。或然低在深田里,沒泥穴可取。或然結在水中央,四畔水汪洋。或然結在頑石里,鑿逢土脈取。”此皆穴之巧者也。

“也有穴前生尖嘴,楓葉叉三體。也有穴后是空槽,玉筋夾饅頭。也有丑穴如鶴爪,突露無人曉。也有丑穴似牛皮,懶坦使人疑。”此皆穴之拙者也。

又有騎龍之穴,如順騎、倒騎、橫騎、正騎、左順側騎、右順側騎、左倒側騎、右倒側騎,此數穴也皆在怪穴之中也。

然穴雖有正變巧拙之異,大要不外于認龍。認得龍真,自知穴的,又何慮于怪哉。故先賢穴多怪異,非好怪也。良由認得龍真穴的,常亦扦,怪亦扦。初不知常之為常,怪之為怪也。自后人罕見之,以為怪耳。呂東萊云:“怪生于罕而止于習,先賢不以為怪穴為怪者,亦習之而已。”今術家不但不知怪,并不知常,總由誤于《催官篇》、《玉尺經》及諸般怪異之說,審龍審穴只以羅經格之,而不知用目力之巧以察其真偽之情也。真偽尚且不能辨,又何況于怪哉!噫,亦難言矣!真正吉穴,反多隱藏不起;人眼虛花,假穴反多顯露,易于動人,非傳授真識見廣者,鮮不為其所惑也。

 

意譯:穴體有正變之分,凡是上起頂,下垂乳,龍虎均停之穴,名為懸乳穴。凡是堂內有兩重龍虎的穴位,名為雙劈穴。凡是龍虎一長一短的穴位,名為弓腳穴。凡是有龍無虎、或有虎無龍的穴位,名為單股穴。凡是穴形平坦如仰掌的穴位,名為平面穴。這五種穴形,是穴的正體。

凡是穴形下不垂乳的,名為開口穴;沒有龍虎的,名為本體穴;穴頂不正的,名為側腦穴;沒有穴頂的,名為沒骨穴。這五行穴形,是穴的變體。

穴體有巧拙之分,何謂“巧”?其穴形四應全備,非常完美,但其地勢異常,使人驚嘆其奇巧。何謂“拙”?其穴形丑陋,不同常態,使人懷疑其是否結穴。這兩種巧拙之穴,都叫做怪穴。

《怪穴篇》說:“或者穴結高山之巔,這是天巧穴;或者穴結深田之內,這是沒泥穴;或者穴結深水之中,四邊都是水;或者穴結石頭縫里,還要鑿開石頭取穴。”這些都是巧穴。

“也有結穴處,前生尖嘴,這叫楓葉三叉體;也有結穴處,后面是空槽,這叫玉筋夾饅頭;也有結穴處,尖利如鶴爪,突露在那里無人知曉;也有結穴處,其形似鋪牛皮,懶坦一片,無跌斷起伏,使人疑慮是否結穴。這些都是拙穴。

還有一種騎龍穴,或順騎,或倒騎,或橫騎,或正騎,或左順側騎,或右順側騎,或左倒騎,或右倒騎,這幾種也屬于怪穴。

然而,穴形雖然有正變巧拙之不同,但主要的不外是認龍。只有認清了真龍,才能知道真穴,也就不怕它怎么怪異了。故而先賢所取之穴多怪異,不是他們喜歡怪異,而是他們認得真龍真穴,常穴也取,怪穴也取,不以常為常,不以怪為怪。后人不懂,因為少見,便說其是怪穴。呂東萊說:“怪穴之所以怪,是因為比較罕見而不諳習,先賢能見怪不怪,是因為諳習它們。”現在的風水師們,不但不懂怪穴,連常穴尚且不知,他們總是迷惑于《催官篇》、《玉尺經》等一類歪理邪說,審龍審穴只知道拿羅經格來格去,不知道全憑眼力勁來考察判斷龍穴的真假。龍穴的真假尚且不能分辨,他們又怎能分辨常穴怪穴呢!唉,這也很難跟他們說清楚啊!真正的吉穴,反而多是隱藏不起眼的,假穴卻常常是顯然易見的,容易招人喜愛,若是沒有得到風水真傳,又不能見多識廣,是極少有人不為其所迷惑的啊。

 

                                             龍虎辨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乃古人借四獸以別四方者也。蓋青龍屬木,故列于東方;白虎屬金,故列于西方;朱雀屬火,故列于南方;玄武屬水,故列于北方。術家以前為朱雀,后為玄武,左為青龍,右為白虎者,因建都皆坐北朝南,左東右西,故借四獸以稱之也。后人錯認龍虎為真,不論水之來去,凡是青龍便謂宜高,凡是白虎便謂宜低。殊不知東西南北之方位,一定而不可易。非若前后左右之宮位,可隨身而轉之者也。若向北之地,則四獸皆易位,前玄武,后朱雀,左白虎,右青龍矣。故論墓宅左右之沙,只宜究其上下之義,不必泥于龍虎之名。如水從左來,則左為上沙,右為下沙;水從右來,則右為上沙,左為下沙。上沙宜低弱,低弱則天門開,得見水來;下沙宜高強,高強則地戶閉,不見水去。此正理也。卜氏云:“壇廟必居水口。”正為下沙關水而言,而龍虎無論矣。

今之庸術,專以白虎駭人,何也?管公明辨之頗詳,惟高明者自究之可耳。

 

意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這是古人借四獸來分別四方的。青龍屬木,故而位列東方;白虎屬金,故而位列西方;朱雀屬火,故而位列南方;玄武屬水,故而位列北方。風水師們則以前方為朱雀,后方為玄武,左方為青龍,右方為白虎,這是因為古代建立都城和衙門的取向均為坐北朝南,左為東方,右為西方,故而借四獸來稱呼。可是,這后來的風水師們卻錯誤的以為真有什么龍虎,不管水的來去流向,一味要求青龍方要高昂,白虎方要低伏。殊不知東西南北的方位是不可改易的,并非像前后左右這種宮位,可以隨著風水師身體的轉動而變動。如果是坐南朝北之宅,那么四獸的位置就易位了,變成前為玄武,后為朱雀,左為白虎,右為青龍了。因此,我們論陰陽宅左右的沙,只要論其上下沙就行,不必執泥于龍虎的名稱。比如水從左方來,即以左為上沙,右為下沙;水從右方來,則以右為上沙,左為下沙。凡是上沙,均宜低弱,不可因其是青龍方就要高昂,因為上沙低弱則天門開,能夠見到水來;而下沙則宜高昂,高昂則地戶閉,不見水去。這才是正理。卜氏說:“寺廟必然居于水口。”因為下沙水口需要鎮守,故而修建寺廟鎮守,即便下沙為白虎方,也不需要低伏。懂得了這個道理,龍虎之說就可以不論了。

    現在這些庸俗的風水術,都將白虎高昂說得很怕人,為什么他們會這樣說呢?《管氏地理指蒙》一書中辨析得頗為詳細,高明的學者自己去研究一下就可以了。

 

                                           迎水立向辨

水本動,妙在靜。靜者何?潴則靜,平則靜,灣則靜。立向之法,貴迎平、灣、聚、潴,及堂局正中,相對有情之處,方能承受外氣而獲福也。

今術家不知迎水之訣,只看水從某邊來,便立向搶之。以致上沙逼,來水短;下沙寬,去水長,外失堂氣,內失坐下,反福為禍,可勝嘆哉!

今以立向趨避之法具述于左:一避沙之順而趨逆;一避水之動而趨靜;一避沙之散而趨聚。蓋上沙為順,下沙為逆,來水為動,到堂為靜。沙抱水灣為聚,沙反水走為散。學者明此,思過半矣。

 

意譯:水,是流動的,妙在安靜。怎樣才是安靜呢?潴蓄則安靜,平緩則安靜,灣曲則安靜。陰陽宅的立向方法,貴在朝向水的安靜處,以及堂局正中。只有朝向這沙水有情之處,方能承受外面的生氣而獲得福祿。

現在的風水師不知道迎水立向的方法,只看水從何方來,便迎逆水而立向。以致上沙緊逼,來水短促,而下沙寬闊,去水很長,使內堂生氣流失,坐下穴場受風,將福地變成了兇地,非常令人惋惜啊!

現在,我將立向趨避之法具述如下:一要避開順沙,而取逆沙;二要避開動水,而取靜水;三要避開散沙,而取聚沙。上沙為順,下沙為逆。來水為動,到堂為靜。沙環抱,水灣曲為聚,沙反射,水斜去為散。學者如果能明白這些道理,那么,立向趨避的法子就知道的差不多了。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