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文史 / 待分類 / 《紅樓夢》、《金瓶梅》,這些明清小說里...

0 0

   

《紅樓夢》、《金瓶梅》,這些明清小說里,藏著老北京過年的密碼

原創
2019-12-28  浩然文史

    明清時期的文學作品之所以備受推崇,除了對世情百態有入木三分的刻畫之外,還有的就是對當時的民風民俗進行了詳細描述,使今人得以到當時的社會生活也有初步的了解。那么,明清時期的貴族、商賈之家是如何過年的呢?今天,文史君就帶大家體驗一下,看看與今日有何不同。

    一、置辦年貨,準備祭祖

    進入臘月之后,年味越來越濃了。老人、孩子就只是一心一意等著過年,啥都不用操心,這可就忙壞了當家的男女主人。他們不僅要治辦各種年貨,還要忙著給家人購買新衣服,忙的不亦樂乎。在榮國府,這樣的重擔自然就是落在了王夫人和鳳姐身上,“當下已是臘月,離年日近,王夫人與鳳姐治辦年事”。

    王夫人與鳳姐:每到過年,我都很忙……

    與現在一樣,人們常常感嘆臨近年關,各類物品都會漲價,明清時期也有同樣的問題。在街市上各類物品琳瑯滿目,十分齊全,小攤販的吆喝聲處處都是,是一年之中的特有景色,以至于被稱為“臘月市”。這種狀況就和明人潘榮陛在《帝京歲時紀勝》記載的類似:“臘月,諸物價昂,蓋年景豐裕,人工忙促,故有'臘月水土貴三分’之諺。”

    如此盛大的節日,自然也少不了祭祖之事。在貴族之家,祭祖是在莊嚴肅穆的宗祠內進行的,程序繁瑣復雜。先是要進行準備工作,提前祠堂門打掃,準備一應的祭祀用品器具和神主畫像:

    且說賈珍那邊,開了宗祠,著人打掃,收拾供器,請神主,又打掃上房,以備懸供遺真影像。

    賈母主祭

    正式的祭祖是在臘月三十進行的,地點是在寧國府。這天,賈母等有誥封者從宮里朝賀結束后,就到宗祠中祭祖,場面十分宏大:

    眾人方一齊跪下,將五間大廳,三間抱廈,內外廊檐,階上階下兩丹墀內,花團錦簇,塞的無一隙空地。鴉雀無聞,只聽鏗鏘叮當,金鈴玉佩微微搖曳之聲,并起跪靴履颯沓之響。

    從中可以看出,清人的祭祖十分隆重,對秩序、人員等都有詳盡的規定,看得出古代社會等級森然的特點。這種隆重復雜的祭祖風俗在現代很少存在了。

    寧國府祭祖插圖

    在清代,皇帝對皇親國戚還有一項特別的恩惠,那就是賜春祭用的“恩賞銀”。數量不太多,用小黃布口袋裝著,這更多的是一種榮耀,用《紅樓夢》中人物的話說,那就是“那怕用一萬銀子供祖宗,到底不如這個又體面,又是沾恩錫福的”。

    二、請門神、貼春聯

    臘月二十九,年味更濃,人們也更忙了。在這天要請門神、貼春聯,《紅樓夢》里就有這么一句:

    已到了臘月二十九日了,各色齊備,兩府中都換了門神、聯對、掛牌,新油了桃符,煥然一新。

    “聯對”即“對聯”,桃符也被稱為“對聯”。兩者是有區別的,“聯對”是用紅紙寫的,而桃符是木刻的。

    寫對聯的人

    在《紅樓夢》的時代,不少富貴人家的正房廊柱上的對聯都是木制的,或作瓦楞形,或平板,平時亦掛。到年節時,講究的人家便要重新油漆,稱為“新油了桃符”。除了大門要貼以外,二門、角門、屋門也全都要貼,長短不一。大門外馬頭墻上要貼很長的對聯,但灶王龕上的小對子,像“上天言好事;回宮降吉祥”等,不過一尺長。

    三、吃年夜飯

    大年三十晚上,賈府眾人都要分男女給賈母磕頭行禮,小廝丫鬟也包括在內。當然了,他們磕頭行禮也可以得到一些好處,比如押歲錢、荷包、金銀錁子等。這些壓歲錢都是提前準備好的,樣式做的很精致,有梅花式的,有海棠式的,還有筆錠如意、八寶連春等等不同樣式,比今日的紅包要講究多了。

    磕頭拿壓歲錢嘍

    在《金瓶梅》中,丫頭、小廝給男女主人磕頭后,得到的賞賜種類也不少,有手帕、汗巾、銀錢等,并沒有金銀錁子,檔次似乎比賈府要差一些,這也看出貴族與商賈之家的區別。

    賈府里的年夜飯座次也有講究,男東女西,分開落座。名字更十分講究,稱為“合歡宴”,還有屠蘇酒、合歡湯、吉祥果、如意糕,單從名字看,都是一些寓意吉祥討口彩的稱呼。

    吃完年夜飯,就要守歲了。這一晚,賈府內花團錦簇,人聲鼎沸,大觀園內大明角燈高照,到處燈火通明,歡聲笑語,一夜不絕。當然了,燃放煙花爆竹也是缺少不了。

    玩爆竹的兒童

    四、拜年

    過了大年三十,就是正月初一,便到了拜年的日子。《金瓶梅》中寫西門慶在這一天是:

    早起,冠冕穿大紅,天地上了炷香、燒了紙,吃了點心,備馬,就出去拜巡按賀節去了。

    西門慶的“賀節”對象當然是官員了,與普通百姓的互拜新年自然不同。

    明朝的北京,官場拜年之俗比較特別。到了正月初一的早晨,主人就出去賀節,在家里桌幾上放上白紙簿子和筆硯,來客只需在簿子上寫上名字,就算是拜過年了,根本沒有迎送之禮。這種風俗與西門慶的做法類似,只是改為由家僮“在門首接拜帖,上門簿,答應往來官長大夫”而已。

    古代的拜年

    這種不見面的“賀節”方式與當面拜年、迎來送往自然不能相比,因而引起時人的譏諷。明代陸容《菽園雜記》為此寫道:

    京師元日后,上自朝官,下至庶人,往來交錯道路者連日,謂之拜年。然士庶人各拜其親友,多出實心;朝官往來,則多泛而不專。

    “實心”與“不專”將兩種不同的拜年心態刻畫地淋漓盡致,著實有趣。

    到清代時,拜年的習俗大致也是如此。至親好友都要親自登門拜年,若是關系疏遠者只是“投刺”,類似于今天的手機拜年。在《紅樓夢》中,賈母覺得來賀節的親友太多,所以一律不見,要么和薛姨媽、李嬸等人說話聊天,要么是和寶玉、黛玉、寶釵等人下圍棋、抹牌玩樂。

    賈母與眾人玩樂

    據說,大年初一時不管是富貴人家還是窮人之家,都要用白面包水餃,稱為“煮餑餑”,全國各地都是如此。還有一種有趣的吃法就是,權貴豪門之家將小型的金銀、寶石等藏在餑餑中,若是有人吃到了,就代表這個人一年大吉大利,博一個好彩頭。

    其實,在山東地區,不少人家在除夕夜包水餃的時候都要包上幾個一毛或者五毛的硬幣,等到正月初一早晨吃水餃的時候,誰吃到帶硬幣的餃子,便是有福氣。若他是學生,便代表他新的一年學業進步,尤其是新年里遇上中考、高考等大事,便意味著他能金榜題名(當然啦,這都是美好的愿望);若是男、女主人,便是他們一年工作順利,能賺錢呢。若是老人,便代表他們新年里會健健康康的。

    五、吃年酒

    在過年期間,親朋好友之間一般都要互相請客吃飯,稱為“年節酒”,以示慶賀新年。對寧、榮二府來說,請吃年酒的日子不能重復,最好隔開,否則容易被人說成是“送虛情怕費事”。在榮國府,請吃年酒的事兒還是由王夫人與鳳姐負責,兩人是“天天忙著請人吃年酒”,一直忙了七八天。

    《紅樓夢》里的宴席

    現如今,從正月初二起,人們都要拎著大包小包走親戚,其實就是吃年酒。尤其是出嫁的女兒在這天都要回娘家,探望父母,娘家人都很重視,早早起來做好準備。

    不過呢,因為現代人工作節奏太快,又加上生活水平的提高,春節期間的走親戚的節奏也加快了不少,很多人只是略坐坐就走了,奔赴另一家,甚至一天就把親戚走完了,與古代熱熱鬧鬧吃年酒相比,味道可能略遜色一些。

    文史君說

    在春節期間,古代還有很多的娛樂活動。在北京,很多婦女兒童斗牌、擲骰子,再就是博戲、藏勾。杭州人拜完年后,少年人任意游玩,到處閑逛,觀賞歌舞,唱說平話,常常通宵達旦,稱為“放魂”。今日的我們大概更多的是埋頭玩手機、抬頭看電視電腦,希望大家過年時,放下手機,與父母親人好好聊天,好好陪著孩子玩耍,用心體驗闔家團圓的味道。

    參考文獻:

    傅美琳:《中國風俗大辭典》,中國和平出版社1991年版。

    曹雪芹:《紅樓夢》,岳麓書社2012年版。

    蘭陵笑笑生:《金瓶梅》,齊魯書社1987年版。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