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鳳祥 / 待分類 / 流年里曾飄過的熏肉味

0 0

   

流年里曾飄過的熏肉味

原創
2020-02-23  郭鳳祥

 文/郭鳳祥

因為疫情封鎖,宅在家里有了更多的時間可以研究吃的。

打開窗戶想透一點空氣,望漫天的飛絮飄飄搖搖,這是年前逢著的一場小雪,它送給人的是許多的憂思。空中忽然飄來一陣陣熟悉的熏香味,一縷縷青煙裊裊升起縈繞在樓前的平房上空,營造出濃濃的人間煙火味。陣陣熏香攪動著我的味蕾,此時,我不由地想起從前的年味。我想起岳父熏制年的泛著油色的熏雞、熏兔,又粗又大的熏豬手、干豆腐卷……濃濃的熏香氤氳著厚重的年味,彰顯著老人家的智慧聰明,飽含了老人家的對家人的無言的愛心!

熏制的食物不同于一般的美食,它是因為用嚴格的工序,讓該入味的佐料通過慢慢的熏染的過程進入食材內,并與其中的各種營養成分發生理化反應,最終變身為一種創新的美食。其實,這個過程也恰恰契合了人生的某種哲思道理。

從前,聽人家說熏肉如何如何好吃,偶爾有機會也曾品嘗過,確實好吃,回味無窮。但那個時候,人們維持基本的溫飽都成問題,更遑論品嘗熏制美食,那簡直是非分之想!

結婚以后,生活條件漸漸改善,但是還僅僅停留在吃飽穿暖的標準上,那時還沒有美食的概念。而促使我的食物觀念改變卻是從吃了岳父的熏肉開始的。

一九九三年的春節,單位分發了豬肉、雞魚等年貨,那是企業經濟效益最好的年份,雙職工的家庭一下子分到了好幾份年貨吃都吃不完。看到這么豐富的食材,節儉了一輩子的岳父高興極了。于是,他就琢磨著給子女們制作點美食嘗嘗。他問我愛不愛吃熏肉,我當然喜歡了,可是熏肉怎么做呀?岳父只說了一句:“等著吧,我給你做熏肉吃!”

岳父盡管沒什么文化,但是聰明好學,干什么像什么。他當過兵,據說是在三十八軍。他的槍法很準,全軍大比武時,還獲過獎。退伍的時候,地方武裝部想調他過去任職,但是因為家里有老人需要照顧,他放棄了這個機會,留在當地的一個國營單位負責保衛工作。五年之后,摸了一輩子槍桿子的岳父覺得應該趁年輕學一門技術,就改行學汽車修理了。憑著勤學苦練,潛心鉆研,岳父很快成了汽車底盤修理的“大拿”——“大拿”就是專家、拿手的意思。

在當時專業工具等條件較差的情況下,像端后橋、揭油底、換半軸、抹輪等最是臟苦累差的活;當然,更是講究技巧、精細,也是論體力的活。岳父從不叫苦怕累,冬戰嚴寒,夏斗酷暑,重活累活搶著干,逐漸磨練成行家里手。尤其是端后橋。解放重型卡車后橋齒輪更換重新組裝后,總重量達到二百來斤。在車底下狹小的空間仰臉朝上,有力氣也使不上,只有靠經驗摸索,才能一次對接成功。這個活岳父干得最漂亮,也因此成了底牌維修大拿。

聰明能干的男人多半都有拿手的廚藝。勤勞聰明的岳父自然也不例外。

他把要準備熏制的雞肉、豬肉統統清洗干凈,改刀后放進鍋里,加入蔥、姜、花椒、大料、料酒等所有調味料煮半個小時,起鍋撈出瀝水。做這些他都不用我伸手,只讓我備好干柴準備燒火。

我們在當院子架起一口鐵鍋,鍋里放上松樹鋸沫子、桔子皮、橙子皮、花椒大料、茶葉和紅糖,上面放個鐵簾子,把烀好的肉整齊地碼在鐵簾子上。見鍋里還有空地,他又把一大塊五花三層肉剁碎拌好餃子餡鋪到干豆腐上,然后一張張卷成肉卷并用稻草捆扎好碼到簾子上。

柴火柈子在鍋底下熊熊燃燒,鍋里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響,營造了紅火熱烈的年味。孩子們圍著爐灶在空曠的院子里忽東忽西,忽左忽右追逐嬉鬧。一會兒鍋里就冒出了青煙,空氣里彌漫著陣陣熏香。不久,小雞、五花肉、豆腐卷都出鍋了。這些經過熏制的食材徹底改變了顏色,像出土的青銅器一樣油光湛亮。

岳父用小刀一樣一樣地從熏制好的食物上給我割下一塊,一個勁地讓我先嘗嘗。看到我大快朵頤,一個勁地贊不絕口的時候,他會意地笑了。

節后上班的時候,我跟單位的同事說起岳父熏制美食的事,他們都很羨慕我很有福氣。我還把同事請到家里讓岳父專門給他們做了一桌子熏制美味佳肴。那一次,大家吃了很多,喝了很多。岳父也陪大家喝酒,還把熏肉的秘訣一一地告訴大家。席間,人們紛紛向岳父敬酒,盛贊他的多才多藝,勤勞善良。那天岳父聽到了最多的夸獎也喝了最多的酒!

久熏幽蘭氣自香,腹有詩書氣自華。流年里的熏味讓我漸漸明白人生苦旅,何嘗不是一個煎熬熏染的過程?

俗話說好人不長壽,美物不堅牢。岳父在最好的年紀六十歲突發心臟病去世。從此,我再也沒有吃過熏肉。不是沒有,也不是吃不起,而是再也沒有岳父熏肉那種味道——沒有哪一種美味能夠替代流年里的那種熏味!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