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魚不翻身56 / 待分類 / 承認吧,你其實沒那么愛孩子

0 0

   

承認吧,你其實沒那么愛孩子

2020-02-28  咸魚不翻...

     
    01.
    噩夢驚醒
     

    我的一位來訪者,跟我講她春節期間做的一個夢。
     
    在夢里,溫柔的媽媽做好飯,不斷給她夾菜,讓她多吃點,還時不時問她好不好吃。
     
    可這時,她看向媽媽張開的嘴,突然發現:媽媽像鯊魚一樣,嘴里有好幾排尖牙。
     
    她嚇壞了,驚出一身冷汗后,醒了。
     
    從精神分析上來說,“牙齒”代表的是攻擊性。
     
    我們說“爪牙”,一個是指甲,一個是牙齒,其實都是我們身上的武器,也就是我們本身攻擊性的代表。
     
    “像鯊魚一樣好幾排牙齒”,這種景象,堪稱恐怖級別了,隱喻著媽媽強烈的攻擊性。
     
    而現實中的媽媽是怎么樣的一個人呢?
     
    現實中,媽媽看起來非常細心、耐心、一直給她各種無微不至的照顧。用她媽媽自己的話說: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可是,她和媽媽在一起,從來不會超過7天。
     
    3天以內,春風化雨;
    5天以內,和風細雨;
    7天以內,無風無雨;
    7天以上,暴風驟雨。
     
    她發現,和媽媽相處,有一個感受:媽媽對她很好,但是,越是對她好,她越痛苦。
     
    一直以來,這給她一種說不出的難受。
     
    因為,沒有理由啊,媽媽明顯是這么愛她,她的難受緣何而來?


     
    02.
    任何愛,都是有價碼的
     

    今年春節,因為疫情,被“禁足”了15天,她終于知道答案了。
     
    媽媽對她好,但是,代價是,她必須要聽媽媽的。
     
    聽媽媽的,你就是個好寶寶;不聽媽媽的,媽媽就傷心、難過、生氣給你看。
     
    這是一種變相的控制。
     
    在這15天里,發生的很多事情都支持她的這個結論。
     
    比如,媽媽要求她,要和媽媽好,不能和爸爸好。
     
    在一些小事中,只要她和爸爸統一戰線,媽媽就會非常生氣:“你們爺兒倆好,別跟我說話。”
     
    再比如,媽媽總是問她吃什么,但是,當她說出來想吃的東西時,媽媽又會說,吃這些干嘛,不健康。
     
    還比如,媽媽一定要圍著她團團轉,即便她一再表示不需要,但依舊拒絕無效。
     
    她不僅必須接受媽媽的全部好意,而且還必須要領情,否則,媽媽會說她“不知好歹”、“我這么照顧你,難道我還有錯了?”等,并且非常委屈。
     
    那種委屈,很是錐心。
     
    她終于感到,任何事情都有價碼。
     
    母愛也是,價碼是她的聽話。
     
    想到這里,她再次驚出一身冷汗,甚至攻擊自己“不孝”。
     
    但事實上,的確有些愛并非那么“無私”。

     
     
    03.
    這么“愛”我,你有什么目的?
     

    不得不說,很多愛在無意識上都有索取的成分。
     
    付出越多,在對方身上寄托的期望越大。
     
    常常出現一種現象:
     
    父母把大部分的關注、資源、生活照顧都給孩子,一片苦心,而同時也暗暗地向孩子索取自己想要的。
     
    比如,滿足自己的自戀,延伸自己的功能。
     
    南希曾經在她的《理解人格結構》一書中,舉過這樣一個例子。
     
    一位媽媽,希望自己的孩子任何地方都要做到最好,不是一般的好,而是“一定要第一”的那種好。
     
    高中畢業后,孩子被耶魯大學錄取,非常好的專業,但是,媽媽卻不甘心,一直給哈佛大學寫申請信,希望學校能接受自己孩子轉學的申請。
     
    她明明知道,在第一學期結束后轉學,孩子會面臨適應障礙、人際融入等各種問題,卻堅持這么做。
     
    原因是,媽媽曾經落選和哈佛比肩的美國排名第一的女校,她希望孩子能彌補她這個無能的遺憾。
     
    再比如,將孩子做為自己的情緒容器。
     
    理論上,父母應該是孩子的容器:
     
    當孩子焦灼、恐慌、悲傷的時候,給孩子一個溫柔的懷抱,讓他們可以安靜地讓情緒流動出來。
     
    例如孩子考不好,父母可以幫忙分析原因,并給他鼓勵,讓孩子更穩定地發展自己。
     
    但現實中,孩子是容器的現象卻更加明顯。
     
    例如父母對社會競爭充滿了焦慮,這時孩子讀書成績好,會讓他們的焦慮降低很多。
     
    于是有不少懂事聽話的孩子,努力讀書不是對知識的渴望,而是為了讓父母安心。
     
    而一旦成績不好,父母常常會忍不住把外部的焦慮也一并發泄在孩子身上:
     
    你看看我們那么辛苦,你怎么不好好讀書呢?
    你不知道外面競爭多緊張嗎,怎么還不上進呢?
     
    以上這些索取很常見。
     
    并且,越是把所有經濟資源、注意力資源都給孩子的父母,就越容易不自覺依附在孩子身上,索取越多。
     
    表面的無私,卻藏著功利的目的。
     
    但大部分父母很難意識到自己的功利,所以導致了一對矛盾的出現:
     
    父母意識上覺得自己愛孩子,并且的確全力付出;
    但孩子從感受上卻覺得是交換和壓迫。
     
    這樣的關系,不僅讓孩子難受,也讓父母自己過得很擰巴。


     
    04.
    承認我的愛不是“無私”的,可以嗎?
     
     
    那怎么樣,能讓彼此更舒服呢?
     
    在這點上,需要父母進一步的覺察。
     
    影響父母覺察的一個困難是:
     
    似乎無論從社會文化還是個人的超我評判方面,“父母的愛是無私的”,這句話是一個金科玉律般的存在。
     
    這不僅限制了孩子,也限制了父母。
     
    所以,問題的關鍵在于突破限制:
     
    你敢不敢看到、接納并承認一個事實——不是所有的愛都是無私的
     
    我的一位非常勇敢的來訪者,用自己的經歷給我們舉了一個生動的例子。
     
    像所有媽媽一樣,從孩子一出生,她就下定決心,一定要把最好的愛給孩子。
     
    但是,事實上,連她自己都不愿意宣之于口的是,她內心經常涌現出一些想要“疏遠”、“討厭”或者“嫌棄”孩子的想法。
     
    這讓她懊惱不已。
     
    媽媽必須給孩子“無私的愛”,像一把尚方寶劍一樣,懸在她的頭上,迫使她對自己“自私”而真實的想法,視而不見。
     
    但是,這會引發一個問題:表面上一切都為了孩子好,事實上,隨時在找借口“合理化”打壓或者疏遠孩子。
     
    這些都是隱形的攻擊
     
    孩子通常是非常敏感的。
     
    他們總是能精準地“透過現象看到本質”:父母看起來無微不至地照顧自己,但是,自己感到父母并不親近。
     
    在我們進行了半年的咨詢后,有一次,她非常真誠而平靜地告訴我:我或許沒有那么“愛”孩子。
     
    當她說出這句話后,在我和她之間,我們當中沒有人會質疑:
     
    她當然一定是愛孩子的。
     
    只是現在她的愛,從“一邊失去自我、一邊疏離孩子”的那種“無私”的愛,變成了一個相互自在的愛。
     
    她開始看到并承認了自己真實的想法以及需求。
     
    這也意味著,她不再需要用愛綁架自己和孩子,不用一邊超額付出,一邊又埋怨孩子不如所愿。
     
    她完全可以把更多的資源滋養自己,然后讓自己滿足自我期待,而不是讓孩子滿足自己。
     
    意識到這一點之后,她整個人開始變得輕松。
     
    這種輕松的背后,是不再有自我的強迫,不再有濃烈的“付出感”,因此,也不再那么有怨氣和疏離。

     
    隨后她驚喜地發現,她五歲的孩子也變得更加“靈動”:敢于表達自己,更活潑,更有自己的想法。
     
    有一次,孩子纏著媽媽要出去玩。
     
    但是兩個人本來溝通的計劃是,這個時間,在家里,孩子玩玩具,媽媽看書。
     
    所以,來訪者拒絕了孩子“出去玩”的要求。
     
    于是,兩人有如下的對話:
     
    媽媽:媽媽現在不想出去,因為,第一,這是我們溝通的決定;第二,媽媽想讀會兒書。
     
    孩子:你是我媽媽,你應該陪我玩。
     
    媽媽:可是,我首先是我自己,其次才是你的媽媽。
     
    孩子低頭想了想:那好吧。然后抬起眼,看著來訪者,忽然一笑:那是不是我也可以做我自己喜歡的事情?
     
    媽媽:當然可以,只要不會傷害到自己。
     
    接下來,孩子像“小大人”一樣,非常認真地對媽媽提出了一些“不滿”,希望媽媽改進。
     
    媽媽也很認真地答應了。
     
    說完之后,來訪者看到孩子很輕松地笑了,然后,抬起屁股,自己開心地玩玩具去了。
     
    因為我們自己能照顧到自己的需求,表達自己的情緒和想法,這似乎給孩子樹立了一個榜樣,進而孩子也能表達自己的需求。
     
    這樣的關系彼此都更加舒服,沒有過度犧牲,更沒有過度索取。
     
    所以,自私一點,并不是什么壞事。
     
    最后,我想說:
     
    做父母,確實不容易;做兒女,也難。
     
    我們各自有局限,但這不是我們不夠努力,也不是我們不配為父母,它只是一個現實。
     
    一個可以慢慢成長和調整的現實。
     
    在親子關系中,坦誠很可能是最可貴的。
     
    承認這些,接受這些,不丟人。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