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山居士 / 二戰歷史 / 二戰經典戰役:列寧格勒保衛戰

0 0

   

二戰經典戰役:列寧格勒保衛戰

2020-02-29  鳳凰山居士

    今天我們談的是一座不屈的城市,那就是列寧格勒。

    一、戰爭之前

    1939年9月1日,德國入侵波蘭。隨后,蘇軍在9月17日也以保護在波蘭的斯拉夫人為借口,悍然攻入波蘭。在一周時間內蘇軍推進300公里,占領了波蘭東部。蘇聯此舉的目的是要將國境向西推移,以換取更多的時間與空間使自身有更深遠的戰略縱深,以防御潛在的威脅。(主要是德國)。

    11月,蘇聯借口保衛列寧格勒的安全,要求同芬蘭進行“領土交換”。蘇聯想用北極圈的不毛之地來換取芬蘭的人口富庶區,這自然遭到了芬蘭的拒絕。于是,蘇聯宣布對芬蘭開戰。盡管戰爭初期進展不順,但蘇聯還是以強大的國力壓倒了芬蘭。1940年3月芬蘭被迫求和。根據合約,芬蘭將割讓自身十分之一的國土,并將漢科半島租借給蘇聯作為海軍基地。自此,列寧格勒到西部邊境的距離從30公里推進到100公里。

    蘇聯此戰雖然獲得勝利,將西北部邊境成功推移。但是卻與芬蘭關系鬧僵,這等同于將芬蘭投入到德國的懷抱,為后來的列寧格勒之圍埋下禍根。

    二、名字由來

    波羅的海東端的列寧格勒,是蘇聯當時的第二大城市、沙俄舊都和重要的工業中心。至1940年時,城內共有人口250余萬。1709年,俄國最偉大的沙皇彼得大帝在波爾塔瓦戰役中一舉擊敗了當時的歐洲強國瑞典,并在泥濘與灘涂上建立起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彼得堡”。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為了同交戰的德國劃清界限,沙俄將帶有德語印記的“堡”改為“格勒”。列寧去世后,為紀念這位他,城市改名為列寧格勒。

    三、告急!列寧格勒遭兩路夾擊

    1941年6月26日,在德軍巴巴羅薩計劃開始僅四天后,蓄意復仇的芬蘭人也對蘇聯宣戰。隨后,芬軍開始從城北配合德軍第20集團軍,沿著列寧格勒至摩爾曼斯克1000多公里的邊界發起進攻。但芬軍重裝備不多,在攻擊蘇軍據守的城市和堡壘時,推進速度不快,戰斗中傷亡又很大。在大致奪回一年前被迫割讓給蘇聯的領土后,芬蘭軍隊在8月間基本就停止進攻。但芬蘭軍隊的威脅依然存在,大量的蘇軍被牽制,列寧格勒城區北部和西部的芬蘭灣也被封鎖。

    在城南,德軍利用坦克做先導,快速穿插。從蘇軍接合部突破了舊國境上的“斯大林防線”。這條蘇聯在10年前修筑的防線有著混凝土工事及永備的火力點,如果蘇軍能在此站住腳跟,是可以起到一定的遲滯作用的。但倉促撤退的蘇軍甚至來不及占領這一陣地。于是此時蘇軍的主要防御陣地是在6月末由預備役軍人和20萬城內居民臨時搶修的盧加防線。

    至7月上旬,德軍已推進到列寧格勒城南100公里處,芬軍也從城北推進到距列寧格勒僅40公里處。列寧格勒已是岌岌可危。

    四、第一元帥伏羅希洛夫

    時年60歲的伏羅希洛夫是1935年蘇聯第一批被授勛的五名元帥之首,故有“第一元帥”之稱

    在斯大林成立最高統帥部后,他被派往列寧格勒方向,指揮北方、西北兩個方面軍。他能被派往列寧格勒這一重要方向,主要是因為斯大林認為他在國內戰爭中表現出色,有豐富的作戰經驗。但這次伏羅希洛夫辜負了斯大林的重托。他熱衷組建民兵部隊,卻不注重民兵與正規軍的相互配合。他仍然使用國內戰爭時期的戰術——線式防御。這導致了蘇軍兵力被平分,從而處處挨打的被動局面。

    蘇聯戰史中記錄下一次次設防而后被突破,再設防再被突破的情況:

    8月8日,德軍集中力量于盧加防線西部的一點,將其突破,蘇軍急忙調預備隊堵口子。

    8月12日,盧加防線東面又被德軍突破,列寧格勒軍民匆忙在距城南40至50公里處再搶修一道防線,但德軍于8月20日攻占前沙皇行宮加特契納,并在那里突破了新防線。

    至9月8日,德軍沖至拉多加湖邊,徹底切斷了列寧格勒陸地的全部對外聯系。

    斯大林在得知列寧格勒的戰況后,惡狠狠地說:第一元帥?撤退專家吧!。

    盡管他勤勤懇懇,甚至在七月上旬在列寧格勒利用KV坦克和大批民兵隊伍成功發起反擊使德軍攻勢一度暫停。但他還是被斯大林撤換下來,去后方從事軍事工作。

    這也證明了老將的經驗在新時代的戰爭中并不一定適用。如不學習,固步自封,必然會被有先進戰術、先進思想的新將領所替代。

    五、糧倉遭受空襲,城內危在旦夕

    此時被封鎖的列寧格勒人口有250余萬,居民生活用糧每天就需2000噸以上。如果在開戰后能將非作戰和生產人員疏散到東部地區,可極大地減輕城市負擔。但城防領導者卻擔心這一舉動會造成人心恐慌,因而遲遲不肯行動。雖然在開戰后的兩個月時間內,列寧格勒當局撤出了一些非生產急需人員。但東撤人數不多,城外又有大批的波羅地海國家及周邊地區的難民涌入,實際上城市總人口并未減少。

    在當時蘇聯的農業政策下,大多數的人民手頭并沒有足夠的存糧。在這種經濟制度高度集中的情形下,大多數的糧食都集中在國家手中。而這些有限的儲備糧卻大多集中在西部的烏克蘭地區。在戰爭初期,面對德軍的“閃電戰”,相當數量的糧食又已落入敵手。而在秋收階段,大多數的糧食來不及收割,大多爛在地里或毀于戰事。糧食問題日趨嚴重。

    在列寧格勒的街道上,為防備空襲,市政部門在街道上安裝了1500多個擴音器。無線廣播可以通過擴音器隨時傳遞節拍器的滴答聲。如快節奏的連續滴答聲響起,則表示空襲已經開始。而松散的慢節拍則表明警報解除。節拍器有節奏的滴答聲,成為了封鎖時期的列寧格勒的標志之一。

    盡管列寧格勒的防空火炮密度比柏林和倫敦還要高出八倍,但由于德軍的空襲突然,又是在晚上行動。防空炮兵在暗夜中無法構成敵機無法突破的火網。所以列寧格勒的天空上還是闖入了相當數量的德國飛機。

    因事先早有偵查,德軍飛機早已知曉城內最大糧庫——巴達耶夫糧庫的地點。這座巴達耶夫糧庫系沙俄時期所建,庫房結構多為木質。因建造這座糧倉時世界上并沒有空軍,所以在設計上沒有考慮防空。但此次巴達耶夫糧庫遭受的攻擊恰恰是空襲。

    據當時的目擊者說道:“在德軍轟炸機投下燒夷彈后,糧庫霎時間燃起了沖天大火。火光在幾公里外甚至都可以看見,映紅了列寧格勒的夜空”。

    居民們此刻還不知道,這場大火會在隨后幾個月產生奪去幾十萬人生命的后果。糧倉儲存的2500噸食糖也因烈火高溫融化滲入地下。以至于后來有些人在饑餓時出高價來買巴達耶夫糧庫周圍的土來熬水喝。

    次日,列寧格勒蘇維埃執行主席波普科夫就用絕密電碼向斯大林報告:“被圍困的列寧格勒只剩下六七天的存糧。”

    六、生命之路與食物配給

    在巴達耶夫糧庫被德軍燒毀之后,蘇軍準備通過水路,由拉多加湖周圍的環湖運河來向被圍困的列寧格勒輸送物資。但德軍此時已經攻占拉多加湖的南岸,蘇軍不得不在拉多加湖的西岸再行建造一個新的簡易碼頭。而拉多加湖自古以來就以風雨、迷霧眾多而聞名,小船在湖面航行尤為危險。故蘇軍通過拉多加湖的東岸到西岸來輸送糧食和必需品實屬迫不得已。

    而通過這條線路,向列寧格勒運送的食物就達到了10000噸。但這些糧食在不到10天的時間內便消耗一空。

    在食物配給制實行之初,每個工人每天能得到800克面包,家屬則為400克。

    到十月初,面包配額已減少到不足一半。

    到11月底,每個工人一天只能拿到250克面包,其余的人一律125克!

    同時,面包的質量也越來越差,如巴達耶夫糧庫庫存的燒焦的面粉,及印鈔局在加工木材時剩下的木屑也都被添加至面包里。

    因食物及物資短缺,至11月底,已有11000人因饑餓而死亡。

    此時人們開始期盼拉多加湖的湖面上結冰,希望可以通過冰面來用卡車進行物資運輸。但如果要組織大規模的卡車運輸,冰層厚度至少要達到200毫米以上。可據水文工作者的測定:氣溫在零下十攝氏度時,湖面冰層厚度達到200毫米則需要6晝夜。

    到11月20日,湖面冰層厚度已達180毫米,蘇軍又在城南打退了迂回提赫文的德軍。列寧格勒當局認為此時是進行冰上運輸的最佳機會,決定不等冰層厚度達到200毫米,立刻開始冰上運輸!

    蘇聯當局此時立刻派出汽車隊來向列寧格勒運輸食物。但由于冰層不厚,坑洼較多,且德軍炮火對湖面炮擊十分猛烈。因此司機只得站立著開車,以便在卡車下沉時及時跳車。

    在1941年到1942年冬天,前線卡車司機不僅運送了超過列寧格勒最低需求量的物資,還有50萬人通過這條線路成功撤離!這些卡車司機也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他們也是功不可沒的。

    七、朱可夫與波羅的海艦隊

    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

    在蘇德戰爭中,朱可夫一直是作為斯大林的“救火隊員”,即哪里有困難,哪里就有朱可夫。

    在列寧格勒危急時,斯大林將被降級為預備隊司令員的朱可夫召進克里姆林宮。當朱可夫說希望重返前線時,斯大林說:“去列寧格勒吧!列寧格勒的處境十分困難。”

    戰后朱可夫曾回憶道,斯大林在這句話后還說了一句話,這句話在《朱可夫回憶錄》這本書發表時因政治考慮被刪掉。斯大林的原話是,列寧格勒的形勢是災難性的,沒指望了!

    而對這句話,朱可夫表示說:“那里的形勢還不至于那樣沒指望。”斯大林聽到這話,立刻提筆給正在列寧格勒指揮作戰的伏羅希洛夫寫了一張便條:“把方面軍司令部交給朱可夫,您本人馬上飛回莫斯科。”

    9月9日,朱可夫乘坐的飛機,趁霧飛過拉多加湖,來到列寧格勒。他一下飛機就直奔正在召開會議的斯莫爾尼宮。進門后發現聯合會議正在討論如何在市內重要目標埋雷,并徹底炸毀波羅的海艦隊!

    朱可夫在得知會議內容后,他立刻拿出斯大林的便條說:”第一,我是方面軍司令員,我禁止你們這樣做。第二,請你們馬上排雷!”此外,他還說道:“軍艦可以被毀,但只應該在戰斗中被毀!”

    至于波羅的海艦隊向西出航的芬蘭灣被封鎖后,為何不通過波羅的海——白海運河,向更深處的北冰洋進行轉場的問題。

    客觀原因是德國王牌飛行員魯德爾所在的飛行中隊炸毀了運河的過船閘。主要原因還是因為蘇德戰爭主戰場在陸地,海軍主要還是要輔助陸軍作戰。況且朱可夫認為,波羅的海艦隊的艦炮,可以為列寧格勒提供極強的火力支援。而且向東路途漫長,運河部分區域仍由德軍控制,轉移時極易受到德軍的攻擊。所以,波羅的海艦隊沒有選擇向后方的白海、北冰洋進行轉場。

    但沒有完成轉場的海軍卻打得很頑強。他們利用艦隊兩艘戰列艦的火炮及其他艦艇的火炮,向縱深的德軍猛轟。就連沙俄時期修建的對海要塞炮此時也被調轉炮口,指向城南!

    艦炮的威力是巨大的,波羅的海艦隊的炮火成功的將德軍的進攻阻擋在城外7公里處。使得德軍的炮火無法向列寧格勒的中央城區進行延伸。

    艦隊的炮火雖然沒有對德軍造成多少實質性的傷亡,但是對德軍的震懾力卻是極大的。

    而后波羅的海艦隊一些部隊,在自身艦艇被毀,或沒有彈藥之后。海軍又上岸充當步兵繼續進行戰斗,打的也非常頑強。就連他們的對手,德國空降兵都說:“在俄羅斯土地上的每一場戰斗,要比在克里特島的三次空降還要困難!”

    朱可夫的到來和海軍的英勇無畏極大地支持了列寧格勒的抗戰!

    八、人性之輝

    在零下20多度的嚴寒中,列寧格勒的供暖完全癱瘓,食品也出現短缺。在這種嚴酷的環境下,列寧格勒的人們人沒有放棄有尊嚴的精神生活:劇院天天夜里開演,劇照貼在大街小巷,觀眾座無虛席...

    在此苦難時刻,共青團員們組織起服務隊,走街串巷的幫助群眾。有人餓倒時,有一個女青年立即把自己第二天的定量面包給他吃。雖然她也明白,也許明天自己也會餓倒,再也爬不起來……

    然而整個列寧格勒還在運轉,負責生產維修坦克的基洛夫工廠,據離前線僅14公里,但卻從未停工。工人們把尚未組裝好的坦克通過工廠圍墻上的炮眼,向敵人的陣地發起炮擊。而這些坦克剛組裝好,就由英勇的工人志愿兵來駕駛去沖鋒陷陣。由于出廠過早,一些坦克甚至來不及漆裝和安裝精密瞄準裝置。

    更令人敬佩的人是列寧格勒植物研究所的科研工作者。在列寧格勒遭受封鎖的期間,研究所共有28人因饑餓死亡。但是包括數噸稻米及土豆在內的育種標本卻都完好無損。

    這些英勇的保衛者讓人們明白,人們不要戰爭,但不怕戰爭。人的光芒最終一定能夠戰勝一切困苦,包括戰爭。

    九、《第七交響曲》

    《第七交響曲》又稱《列寧格勒交響曲》,是肖斯塔科維奇獲得世界性聲譽的作品,蘇聯官方包括西方音樂圈都把它標榜為一部反法西斯的頌歌。全曲的氣勢極其宏偉壯大,終樂章的音響更是震耳欲聾。

    1941年德軍圍困列寧格勒時,肖斯塔科維奇也參加了消防隊。他身穿消防服,頭戴防火頭盔的照片后來刊登在《時代》雜志的封面上。1941年的9月,德軍徹底封鎖了列寧格勒,蘇聯詩人吉洪諾夫這樣描寫被圍的列寧格勒:“燈火管制下的座座大樓,猶如預示著不詳的噩夢。列寧格勒鐵灰色的夜晚,到處是戒嚴帶來的寂靜。但寂靜驟然被戰斗代替,警報號召人們英勇上陣。1941年12月肖斯塔科維奇在隆隆的炮火聲中完成了這部作品,他后來回憶說:“音樂以不可遏制的速度從我的腦海中迸射出來”。1942年3月5日《第七交響曲》在古比雪夫首演,同時對全國及國外做現場直播。可見這部交響曲的初演,便是拿來宣傳,用以提高士氣和宏揚國威的,是完全作為蘇聯的一項 “國家大事” 來對待的。同年3月29日此曲又在莫斯科演奏了這部作品。5個月后,《第七交響曲》的樂譜被空運到列寧格勒,此時的列寧格勒已是餓殍遍地,城內外炮聲隆隆,排練的樂手有些甚至是被擔架抬進來的!但當這些樂手得知要演奏《列寧格勒交響曲》時,他們立即恢復了生機。

    為保證演出在一個安靜的環境下正常進行,蘇聯紅軍事前向德軍炮兵陣地發射了約3000發炮彈進行壓制。”隨后,這部深刻表現人民對法西斯侵略者的憤怒與反抗的正義之聲,便在這座英雄的城市奏響了。人們從街上、從掩體里、從住所里聚集到廣播擴音器前,以極大的熱情傾聽著這英雄的樂章,第七交響曲響徹了列寧格勒的上空!

    第一樂章管樂吹出優美寧靜的旋律被敵人入侵的主題打斷,預示著戰前美好安寧的生活被破壞。而后小軍鼓加入,聲音連綿不絕,步步緊逼猶如敵人的鐵蹄。最后銅管樂的加入,代表敵人大兵壓境,苦難的城市,不屈的人民。

    交響曲在被圍困的、餓殍遍地的列寧格勒依然奏響,這體現了列寧格勒的不屈精神和蘇聯人民對抗德國法西斯的偉大決心。

    十、尾聲,不屈的列寧格勒

    1943年1月8日,蘇軍因南線在斯大林格勒反攻告捷,希特勒只得將圍困列寧格勒的主力——曼施坦因的第11集團軍調往南線解斯大林格勒保盧斯之圍。蘇軍趁德軍在北線兵力空虛之際,由列寧格勒和沃爾霍夫兩個方面軍東西對進。經十天激戰,終于將城市解圍。兩個方面軍也成功會師,朱可夫也因此被授予元帥軍銜。

    在長達872天的圍困中,列寧格勒僅正式報告的死亡人數就高達64萬2千。若加上其他未列入統計的死者,估計犧牲在80萬人以上。到城市解圍時城中共有56000人幸存,僅相當于戰前人口的1/6。在這犧牲的80多萬人中,有3%的人死于爆破和空襲,其余97%均死于饑餓與嚴寒。

    但就在如此艱難困苦的情形下,蘇聯軍民仍然堅守住城市,并給法西斯份子以堅決還擊。這種英勇的、不屈的精神將永垂青史。

    美國軍方在《第二次世界大戰》資料片中評價列寧格勒戰役說:“一個將軍可以贏得一次戰役的勝利,但是,只有人民才能贏得戰爭的勝利!”英國的《旗幟晚報》也稱頌道:“列寧格勒的抵抗乃是人類在經受不可思議的考驗中取得輝煌勝利的一個榜樣。在世界歷史上也許再也不能找到某種類似列寧格勒的抵抗。”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