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中國社會史 / 村民打死外交官,給宋續命…

0 0

   

村民打死外交官,給宋續命…

2020-02-29  lindan9997

歷史教師王漢周

對歷史不感興趣的人,都關注了8小時前

作者|    黑蛋兒

來源|   歷史教師王漢周

500

宋徽宗 聽琴圖 局部

01

宋徽宗在歷史上絕對不算上一個好皇帝,但是宋徽宗有個絕活——不是書法,是甩鍋。

徽宗當時眼看金兵步步緊逼,自己根本招呼不了,眼珠子一轉:來,兒子,咱這大宋集團董事長的位置讓給你,你給我我好好干,把那一群從北方來的狼崽子攆回家去。

有坑爹的有坑媽的有坑領導的有坑下屬的有坑隊友的,坑兒子的,不多,徽宗算一個。

徽宗的兒子叫趙桓,趙桓眼睛不瞎,當然知道他爹這時候讓他接班什么意思:我不干啊,愛找誰找誰去。

嘿,兒子敢不聽爹的話還了得:不行,就是你了,趕緊收拾收拾上班去。

然而趙桓又能有啥好辦法?還不是一樣被金兵打的臉生疼?

金兵一路唱著二人轉來到了開封城下,欽宗趙桓很著急:大哥,回去吧,別打了,我給你錢。

當時圍困開封的是斡離不,斡離不也打累了——打來打去不就是想弄點錢嗎,既然現在趙桓愿意給錢那就歇歇吧。

條件是把太原,中山(河北定州),河間這三個城市割讓給金國。

給吧,反正咱天朝有的是地盤,讓給他們咱還少操點心。

可是太原當時的最高行政長官張孝純司令長官王稟不答應:干嘛呀,這地方是我們大宋的,憑什么就給了別人?

不僅張孝純王稟不干,整個太原城的老百姓也不答應:跟他們干,不都是倆肩膀扛一個腦袋嗎,想要俺們投降,做不到!

趙桓氣壞了:你們這些人咋就沒有一點大局觀念沒有一點團隊意識捏?不知道咱咱現在啥情況嗎?還在那兒鬧啥呀,痛快的趕緊給人家騰地方。

張孝純他們也很執拗:說不給就不給,你老板說了也沒用。

這就尷尬了!

說好的事情現在突然有人變卦,不僅趙桓生氣,斡離不也很生氣:啥意思,玩兒我呢?繼續給我打,還不相信收拾不了你了?

對于到底要不要把三鎮給金人這個問題,朝廷也展開了激烈的討論:有人說給人家吧,有人說就不應該給。

說要給人家的基本上本著《合同法》來發表意見的:

把太原給人家,這是咱白紙黑字簽了合約的,現在反悔了那就是違約啊。

這個違約金咱可承受不起啊,你想想啊,惹惱了金國人家再派兵打過來,咱跟人家玩兒得起嗎?咱們現在的實力跟人家相比,那不是和尚頭上的虱子一目了然的嗎?

再說了,俗話不都說了嗎:有一種勝利叫撤退。咱現在暫時把太原讓給他們等于是棄車保帥,等咱們緩過勁兒來了再去收復回來不就行了嗎?

只要開封城還在,一切都好說嘛。

說不應該給的當然也有道理:太原城那是什么地方?那是當年太祖的弟弟太宗趙光義辛辛苦苦打下來的,現在一聲不吭的就給扔了?丟不丟人?以后還在國際社會上咋混?

最關鍵的是,太原是軍事重地啊,那是扼守燕云十六州的最后防線,你現在拱手把這地方讓給敵人,那人家再要想來打開封那不跟玩兒似的?

誰說咱們大宋實力不行的?張孝純他們在沒有外援的情況下不也堅守了半年了嗎?現在各地勤王的部隊也差不多都到了開封了,不如放開手跟他們干一仗,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趙桓腦袋都大了:好像說的都有道理啊,到底咋整?

討論來討論去,最后的決定是:邊打邊談。

畢竟是無數先輩拋頭顱灑熱血打下來的江山,拱手讓人確實說不過去。

再說,當時大宋還有種師中,黃迪,姚古等人,這也都是大宋的狠角色,打起仗來都有兩下子。

02

可是既然是邊打邊談,那就得派人一邊跟人家協商啊,畢竟是兩條腿走路,兩手都要做準備。

目光落在了一個叫王云的人身上。

不是象牙山那個臉盤子堪比磨盤子的女人,不是劉大腦袋的老婆。

我說的這個王云出身官宦之家,師從黃庭堅,北宋崇寧元年進士。

中進士的第二年就曾經跟著劉逵的等人出使高麗,也算是老牌的外交官。

 本來這個任務不應該交給王云,因為當初代表朝廷跟金國簽約割地的是李梲,可是這不是朝廷里有人不愿意就這么輕易放手割地嗎,李梲再去就有點顯得不上檔次了。

當初李梲當外交官出使金國的時候,剛到金國看到人家鮮衣怒馬殺氣騰騰一個屁都沒敢放就把合同簽了,這種丟人現眼的玩意兒咋還能再讓他去呢?

王云就不同了,那是見過世面的,趙桓說:我相信你一定能完成任務的,你去了好好跟他們說,咱不給他們地方,不過咱可以多給他們點錢,這樣雙方都有好處,他們能多得點錢,咱們天朝上邦也能挽回點面子。

王云說:保證完成任務。

然而,王云終究是沒能完成任務。

因為種師中他們拍著胸脯對趙桓說:你就等著好消息吧,一定把這幫小鬼子趕回老家去,割地賠錢,想都不要想哦。

趙桓一聽這話瞬間自信心爆棚:那還跟他們談個屁啊,讓王云回來吧。

就這樣,還沒談出來個名堂的王云也被召回了。

可是誰也沒想到的是,種師中黃迪這些看上去很厲害的人,居然根本不是人家金兵的對手,本來是去支援太原的,卻反倒被打的落花流水。

這下,趙桓又慌了:靠,這不是玩難看的嗎?我把外交官都撤回來了,你們居然如此不給力?這可咋整?

這時候原來那些答應割地的人也跟著跳起來:早都說了咱不是人家對手,非得拿雞蛋往石頭上碰,現在好了,碰的頭破血流,咋收場?

那沒辦法了,還是厚著臉皮去跟人家說好話吧。

誰去啊?

王云同志,你去過一次,跟他們打交道比較有經驗,還是你去吧。

王云說:沒茅臺啊,我去就我去吧。

一個胖子跟一個瘦子打架,瘦子眼看不是個就跟胖子說“我給你五塊錢你別打我了”,胖子同意了,可是瘦子趁著胖子不注意突然使了個掃堂腿給胖子整了個狗曬蛋,人家胖子起來把這個瘦子牙都快打掉了,現在瘦子跪地求饒,你猜猜誰的心理優越感更好一點?

這時候的金兵就是那個胖子,王云就是那個瘦子。

金兵看到王云,眼都不帶看他一下的,只用兩個鼻孔看著他:你這次來還有啥說的?

王云不愧是老牌外交官,態度永遠是那么不卑不亢:我是替你們考慮呢,你們一向生活在北方,未必能適應中原的氣候啊習慣啊飲食啊,你們就算是把太原這些地方要過去又能干什么呢?不如還把這些地方留給大宋,我們把這三個地方每年的稅收交給你們,這樣可好?

斡離不一聽:咦,這個主意不錯嘛,我同意了,不過我只給你們半個月的時間,你趕緊回去跟你老板商量這個方案,要是過了半個月還在那嘰嘰歪歪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實話,這個方案在當時的情況下算是看上去很美了——打,又打不過,用錢解決算是最好的辦法。

再說了對于花錢買和平這件事,大宋朝是很有經驗的,無非就是把錢給你們,然后再通過邊貿把錢掙回來,這錢不過就是送給他們過過手而已,王云能談到這個地步,屬實已經不錯了。

可是當王云飛馬流星的跑回來把這件事報告給趙桓時,有人站出來反對了。

這個人叫吳敏。

吳敏是當時的宰相,本來他也是主張談判的,可是偏偏這時候他卻不同意王云這個方案了。

也不是吳敏有更好的方案,他不同意的原因很簡單:他和王云一直不對付。

政治上的對手提出了一個誰都能看出來是相當的完美的解決方案,這個提議一旦被老板認可,那么自己的對手就有可能成為老板眼里的能人,就要受到老板的重用,這是吳敏不愿意看到了的。

所以,吳敏堅決反對。

王云很郁悶:兄弟,都這個時候了,爭這個有意思嗎?人家斡離不說了,只給咱們十五天的時間,再在這扯皮下去就不趕趟了。

這時候吳敏說出了一句最具有殺傷力的一句話:你到底是哪頭的?身為大宋子民,你凈幫著金國人說話,你說你特么是不是漢奸?

【公為中國臣子,堅為夷狄耶?】

艸,這句話夠狠。

你說你不是漢奸,為啥老幫著外人說話,拿著錢咱們的錢討敵人的歡心?

一擊致命,王云居然無言以對。

結局是就連趙桓也懷疑王云的方案是懷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把他貶到唐州去了。

?03

狼哪有不吃羊的道理?

何況是北宋這只搖搖晃晃路都走不穩的小羊羔?

沒過多久,金國又集合了大軍對宋朝發動了進攻,一連氣攻破了文水,中山,雄州。

種師中戰死,就連王云的弟弟王霽也在戰場上戰死了,太原城陷落,開封城岌岌可危。

這時候欽宗趙桓又想起王云了:親,你趕緊辛苦再跑一趟,跟他們說說差不多得了,咋也得給留點面子不是?

王云什么也沒說,帶著人又來到了金兵大營。

斡離不一看到王云就拍桌子了:你還有臉來?我跟你港哦,這一次我可沒功夫跟你玩兒里格楞,趕緊回去跟你老板說,把答應給我們的早點給我們,要是二十天得不到答復,后果你們自己想去吧。

王云點點頭:等我回去跟老板反映一下。

王云不僅是個優秀的外交官,還是一個出色的諜報人員,不經意的王云聽到了金兵營帳里有人在私下議論:這一次渡過黃河打到開封去,估計要到明年夏天才能回家吧。

當時的時間是金秋十月,一個收獲的季節。

王云聽到這句話立馬感覺不對頭:這次是要玩真格的了啊,趕緊得回去報告。

回程的路上經過相州(河南安陽),王云去見了相州知州汪伯彥:這一回金人估計要玩真的了,你趁早多準備點糧食,別到時候手忙腳亂的。

經過磁州的時候,又把相同的建議給當時鎮守在磁州的宗澤(就是臨死還大呼“渡河”的)說了一遍,宗澤根本不相信王云的話——不是不相信,而是痛恨王云這樣經常跟金人談判的。

宗澤還給趙桓說:你根本不要相信王云的話,這貨根本就是漲敵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王云回到京城把事情跟趙桓說了,趙桓能有什么主意啊,只能找來大臣商量。

這樣的討論永遠是沒有結果的,和以前一樣,有人說不能割地,而主張割地的則說:老是說不要割地,可是不割地你們到拿出個好辦法來退敵啊。

還沒商量個結果,金國又派人來了:不愿跟你們瞎嗶嗶了,利索一點,把兩河(河北河東)分開,黃河為界,這邊是你們的,那邊是我們的,就這樣定了。

所有人都傻了,每一個敢說話的。

趙桓想了又想,還是再找人去談判吧,這條件太特么苛刻了,不能答應啊。

誰敢去?

還是王云站出來了:我去吧。

趙桓很高興,不過王云話鋒一轉:

這次想要談出點結果來就得拿出誠意,別像原來那樣,說了不算,算了不說,我推薦康王一起去。

康王跟金國的粘罕關系比較好,去了說話比較有力度。

康王就是后來的宋高宗,趙桓的九弟。

趙桓有點猶豫:原來去了一個肅王,已經被他狗日的們扣在那了,你現在讓康王去萬一又回不來了咋整?

王云說:老板你說這話就不對,咱是去和談的,只要誠心誠意的能把事情談成,金國人絕對沒有理由扣下康王的,我用我一家子的性命來擔保。

欽宗也沒辦法:去就去吧,你可照顧好他。

所有隨行的人都回家跟家人告別,只有王云直接去了康王府,他派人跟家里捎了個信:我要出差了,你們在家里四時八節的別忘了祭拜祖先。

誰也沒想到這是王云跟家里說的最后一句話。

500

趙構

04

王云跟著康王走到磁州,宗澤來迎接。

宗澤是個武將,一向主張“干就完了”,很反感來來去去議和這種事,因此他不希望康王和王云前去。

宗澤跟康王說:別去了,去了肯定被扣押在那回不來了,你忘了你家老五肅王到現在還在那兒玩兒冰凌條子?

康王有點猶豫:都已經走到這兒了,不去好像不合適吧?

宗澤說:這樣吧,這里有一座崔府君廟,很靈驗的,要不你去算一卦看看這次去到底是吉是兇?

康王同意了,王云也跟著去了。

當地的百姓聽說康王要前去金營談判,也不希望他們去,因為磁州這個地方其實就相當于邊界了,當地的老百姓早就被騷擾的夠夠的,他們更希望朝廷能派軍隊把金國人攆的遠遠的。

百姓們都堵在寺廟門口:王爺不要去啊,金國人壞極,你去了就回不來了啊。

這時候王云站了出來:都回去吧,這和談的事兒是朝廷定下來的,誰也改變不了啊。

一看到王云,百姓們當時爆發了:康王啊,這貨就是個漢奸啊,當初他說金國人會來打磁州,讓我們把房屋糧食什么的都燒了,說是不要給金狗留一顆糧食,后來哪有什么金國人來啊,害我們白白把糧食都糟蹋了,房屋也毀了,我們嚴重懷疑這貨就是金國人的走狗,專門給金國人辦事的啊。

王云也很生氣,本來屢次三番的談判已經讓朝中的很多人不高興,為了這件事自己的前程幾乎都丟了,現在又被一群村民指著鼻子罵,火也按捺不住了:

我說你們懂個雞毛啊,也在這里夏吉巴嗶嗶,這軍國大事能是你們胡亂議論的?趕緊該干嘛干嘛去,別耽誤我和康王的大事。

老百姓本來就對當時王云提出的什么堅壁清野不耐煩,現在看王云說話又這么不好聽,當時也有點控制不住了:打死這個賣國賊。

康王連攔的機會都沒有,眼睜睜的看著群情激奮的百姓涌上來你一拳我一腳活活的把王云打死了,就在他面前。

康王嚇壞了:這特么都是些什么人啊,我幸好沒說話,要是敢吭氣,估計都得給我打死吧?

明朝的劉光祖曾經針對這件事說【天使公代高宗死】:如果沒有王云被打死,說不定被打死的就是康王;就算不被打死,康王必定要北去,而到了北國,康王能不能順利歸來,還真是難說。

那樣的話,徽欽二宗被人家帶到哈爾濱去旅游之后,很可能就沒有了北宋了——畢竟康王是很幸運的,他老爸他哥哥被金人往旅游車上塞的時候,他正好出去招兵了。

但是如果當時被打死或者被帶到北方去,哪里還有他后面什么事兒呢?

王云被打死之后,據說神魄飄飄蕩蕩到了他曾經任職過的簡州(四川簡陽),附體在當地一個叫王安的人身上借著王安的口說。

【吾有功國家,當廟食于此,人當呼我曰忠介王。】

當地百姓知道他是忠臣知道他是含冤而死的嗎,就為他修建了一座廟,四時供奉。

后來康王當了皇帝,好幾次派人出使,可是根本沒人敢去,回想起當年王云星夜出使不由很感嘆。

【王云是忠義自被,命奉使,星夜出京,兼程前去。難得!難得!】

隨后趙構在簡州給王云建了一座祠堂,并親自寫了“昭德顯忠”四個大字。

點擊「歷史教師王漢周」閱讀原文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