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氏一元堂 / 館主原創 / 《明醫演義》第一回:糊涂官妙斷糊涂案,...

0 0

   

《明醫演義》第一回:糊涂官妙斷糊涂案,非常事巧遇非常人(四)

原創
2020-03-02  康氏一元堂

?作者:崇義縣康氏一元堂中醫館康忠義

書接前文。

“威武”……兩旁的衙役喊聲震天。

縣城不大,馬上縣衙門口就聚集了很多看熱鬧的人群。話說這知縣張大人,姓張名岱,字鎮山,進士出身,在新化知縣任上已有七八年光景。

因新化縣民風剽悍,械斗成風,多民族雜居,山高路險,所謂亂世用重典,重劑起沉疴。

這張知縣上任以來,多用嚴刑峻法,不管原告被告,輕則杖責,重則罰做徭役苦力,而且是收了錢不辦事。因此境內的百姓有所糾紛,都是要么按鄉規民約,要么自己協商解決,百姓私下里都稱張岱為糊涂官。

至于那些打家劫舍,偷蒙拐騙之徒,知道落在張知縣手里不死也要脫層皮,自然不敢大有作為。

如此一來新化境內倒也太平無事,百姓安居樂業,這也是店小二說張知縣半年才審一次案的原因,這也正是張岱張知縣的高明之處一一無為而治。

縣衙不大,門口擠滿了看熱鬧的百姓。

匡大擠到前面,兩旁站著手持棍杖的衙役。

張知縣正坐在大堂上,身材高大,國字臉,一道濃眉,一雙似閉非閉的三角眼,不怒而自威,旁邊站著一位慈眉善目留著山羊胡須的老頭,正是縣衙的梁師爺。

堂下站著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長得一表人才,既有書生的儒雅,又有商人的精明。旁邊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是他的管家。

吳老二身材不高,五十多歲年紀,一副莊稼人打扮,戰戰兢兢的站在大堂上,雙腿不住的發抖。

水秀站在她爹旁邊,仿佛知道匡大站在身后般,回頭看了匡大一眼,旋又轉回頭去。一條粗黑的辮子直及腰際,身材結實而豐滿。隆起的臀部襯托著修長的大腿,怪不得張員外認為水秀有旺夫宜男之象。

猛聽著張知縣大聲喝道:堂下諸人,今日叫本官升堂所謂何事,有何冤屈,從實招來,若有虛假,絕不輕饒。聲若洪鐘,讓人不寒而栗。

“威武……”兩旁衙役又發出了整齊洪亮的聲音。

張知縣望了一眼梁師爺,大聲說道:與本案有關的人證物證都到齊了嗎?

梁師爺隨口回答道:還有住在大熊山給朝廷燒木炭的匡大沒有到堂。

說完往堂下一瞧,正好看到匡大站在人群前面。趕忙又說道:回大人,巧得很,匡大正好在堂下站著。

張知縣一拍驚堂木,大喝一聲道:那還不把匡大叫上前來。

梁師爺趕緊示意匡大站上來,匡大只得站在那中年管家身邊。

張知縣突然睜大了那雙三角眼,看了看匡大。匡大嚇得趕忙低下了頭。

那張少爺顯然是走南闖北見過世面的人,首先開口說道:大人容稟,我是城北的張若水,家父用三媒六聘和城南的吳水秀定下了親事,再過一個月就要辦喜宴,請帖都發給親戚朋友了,自古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的老丈人已答應將吳水秀許配給我,并且收下了豐厚的聘禮,不可能因為吳水秀說和匡大私定終身就不嫁給我,因此懇請張大人做主,將吳水秀許配于我,并于一個月之后完婚。

張知縣閉著雙眼似聽非聽,對著堂下說:吳老二,你有何話說?

吳老二趕緊跪下,結結巴巴的說道:大人,張公子所言是真,本來我是打算將匡大招為女婿,可是他一直沒有上門提親,而且很多媒婆和算命先生都說小女有夫人之相,命中可添貴子。可是匡大是一個孤兒,一個人獨居深山,將小女許配給匡大,以匡大的孤苦命一定會克死小女水秀,因此我答應了張家,收下了聘禮也是為了小女的幸福,請大人明察。

張知縣又對著堂下說:民女吳水秀,你有何話說?

水秀倒是不慌不忙,站著說道:大人,我和匡大幾年前共同救下兩個小孩的時候就認識了,現在左鄰右舍都知道我會嫁給匡大,匡大還說會叫梁師爺上門幫他提親,如果我嫁給張公子,大家都會說我嫌貧愛富,不守誓言,因此誓死不從。

張知縣看了一眼梁師爺,梁師爺低頭沒有說話。

張知縣又對堂下的匡大說道:匡大你有何話說?

匡大聽到水秀的話,憂喜參半,五味雜陳,聽見張知縣叫自己說話,忙跪下說:大人,我匡大是一個不知父母是誰的孤兒,全靠大家的救濟才長大成人,更要感謝梁師爺叫我給朝廷燒木炭,才讓小人有口飯吃。也十分感謝水秀父女對我的垂青和厚愛,今日之事我不好說什么。但憑大人和吳伯作主。張知縣仍是閉著眼睛似聽非聽,又把驚堂木一拍,大聲說道:這等雞毛蒜皮的小事也要來煩本大人,我先到后堂休息一下,你們最好自己商量處理,不然的話,本大人斷案之后,言出必行,若不聽從者絕不輕饒。

說完張知縣看了堂下五人一眼,五人趕忙低頭不敢直視。

張知縣離座拂袖而去,梁師爺跟著退進后堂。

梁師爺快步走到張知縣跟前說道:大人,雖說清官難斷家務事,可是此案卻非同小可,那張公子是縣城首富,朝廷上很多官員都跟他家有來往,財大氣粗,請帖都發出去了,沒有把吳水秀娶進門肯定不會罷休的。那吳水秀性情剛烈,非匡大不嫁,一個不好就會弄出人命。匡大雖然是一個孤兒,可是只有他會燒制進貢給朝廷的蚩尤木炭,他若出了什么問題,影響蚩尤木炭的進貢,上峰怪罪下來也不好交代。因此大人對此案還得三思而后行。張知縣坐在大師椅上喝了一口茶,對梁師爺說道:師爺,你說怎么辦?

梁師爺雖然是通曉人情世故,老謀深算之人,看來也是沒有好辦法。紅著臉回答道:說起來慚愧,小人也是一時想不出好計策。

張知縣閉著他那雙三角眼,沉思了半刻鐘,然后睜開雙眼說道:老百姓都說我是糊涂官,也罷,今天我就斷一下這個糊涂案。

又對著梁師爺交代了一陣,然后一個人回到了大堂。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