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土匪 / 劉姥姥 / 劉姥姥的語言天賦

0 0

   

劉姥姥的語言天賦

2020-03-02  土豆土匪
     






    作者

    凌大鑫

    劉姥姥是古典文學名著《紅樓夢》里面一個農村家庭婦女形象,善良淳樸,聰明能干,重情重義,堅韌不拔。她在《紅樓夢》全書中的戲份不多,作為一位來自鄉下貧困家庭的老太太,卻很有語言天賦。

    第六回,劉姥姥剛一出場便給讀者留下了深刻印象,與姑爺王狗兒及女兒討論如何渡過眼前的現實困境時說的三大段話樸實無華卻又入情入理,討論過程中她自始至終心平氣和,不急不躁,對姑爺及女兒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表現出她特有的生存智慧和高超的處世才能。

    ▲ 小戲骨《紅樓夢》劇照

    第一段話立足現實,教育王狗兒放棄幻想,一切從實際出發,眼前的境況尚未走到山窮水盡那一步,希望還是有的,但要依靠自己的努力。

    一句“守多大的碗兒吃多大的飯”,通俗易懂,言簡意賅,這是她與眾多歷經磨難卻不屈不撓的中國普通老百姓對人生的深刻認識和總結。

    第二段話提出了渡過難關的具體方案,并詳細論證了其可操作性,“只要他發一點好心,拔一根汗毛比咱們的腰還粗呢!”這種大膽的想象與夸張充分表現了劉姥姥的高度自信和堅韌不拔的人物性格。

    劉姥姥的一番深入淺出的論證沒有引起女兒和姑爺的重視,女兒灰心喪氣,姑爺更把這個皮球給她踢了回來,這時的劉姥姥簡單推脫了一下,便大義凜然、毅然決然地接過了前去賈府打抽風的重擔,作為老年人的她關鍵時刻能為子女著想,勇挑重擔,實在令人感動。

    “便是沒有銀子來,我也到那公府侯門見一見世面,也不枉我一生。”這種豪邁的話語出自一個沒有文化的農村老太太之口,讓古今多少男人汗顏。

    牙牌令,古人飲酒時一種助興取樂的游戲。曹雪芹寫劉姥姥玩牙牌令游戲,的確是費盡心機、下了一番功夫的。

    劉姥姥不是詩人,但是通過牙牌令這種民間飲酒時助興取樂的游戲表現出來的語言天賦,使人們感覺到劉姥姥是一位真正貼近生活搞創作的文化人。

    鴛鴦說:左邊“大四”是張人,劉姥姥立刻對:是個莊稼人;鴛鴦說:中間“三四”綠配紅,劉姥姥對:大火燒了毛毛蟲;鴛鴦說:右邊“幺四”真好看,劉姥姥對:一個蘿卜一頭蒜;鴛鴦說:湊成便是一枝花,劉姥姥竟然對出:花兒落了結個大倭瓜。

    游戲中劉姥姥信手拈來,妙語連珠,妙趣橫生,大家聽了劉姥姥的令,哄堂大笑。這時讀者也會跟著小說中的人物大笑起來。

    短短的四句牙牌令,盡管文雅不足,卻也不失莊稼人的本色,透著別樣的鄉村風情,樸素得體,妙不可言。這種出自天然的幽默感是書呆子和老學究完全不具備的,也是從書本上學不來的。

    第四十回,劉姥姥進入大觀園,面對大觀園的美景,劉姥姥說:“我們鄉下人到了年關,都上城里來買些畫兒貼。時常閑了,大家都說,怎么也得到畫兒上去逛逛。想著那個畫兒也不過是假的,哪里有這個真地方呢?誰知道我今天進了這園子一瞧,竟比那畫兒還強十倍。……”。

    大觀園之美,大觀園之繁華,三句兩句是說不完的,劉姥姥也深知憑她那點閱歷來直接描述眼前這座仙境一般的私家園林根本達不到夸獎與吹捧的目的,弄不好還會弄巧成拙,所以就采取曲線救國的策略,用家里年畫兒來對比眼前的大觀園,用“比那畫兒還強十倍”一句簡單明了的日常語言而不是成語“風景如畫”來表現大觀園的美。

    劉姥姥肯定不懂什么高深莫測的藝術理論,可她這平實質樸的口頭語言卻是委婉曲折并恰到好處地贊美了眼前的大觀園。

    同是第四十回,劉姥姥她形容賈母的屋子道:“人人都說,大家子住大房,昨兒見了老太太正房,配上大箱大柜大桌子大床,果然威武。那柜子比我們一間房子還大,還高。怪道后院子里有個梯子,我想并不上房曬東西,預備個梯子做什么,后來我想起來,定是為開頂柜收放東西,非離了那梯子,怎么上的去呢?……”。

    劉姥姥感嘆“那柜子比我們一間房子還大,還高。”突出寫出了賈母屋子的氣派,并且運用夸張的修辭手法來表現賈母柜子的高大,賈母的貴柜子到底多高多大,作者給讀者留下了充分的想象的空間。

    劉姥姥運用夸張修辭方法不只在這一處,她打趣那雙沉甸甸的象牙鑲金筷子時說:“這叉巴子,比我們那里的鐵掀還沉,那里拿的動它?”用莊稼人日常使用的農具來與筷子做比較,喜劇效果非常明顯。書中這樣的情節還有很多,篇幅所限,不能一一列舉。

    第四十一回,她喜歡那些點心的玲瓏剔透、花樣靈巧,說道:“我們那里最巧的姐兒們,剪子也不能鉸出這么個紙的來。我又愛吃,又舍不得吃,包些家去給他們做花樣子去倒好。”。

    劉姥姥這幾句話既突出了這些點心的精美,又表現了自己對這些點心的由衷喜愛,且幽默詼諧,很好地拉近了她這個鄉下老太太與賈府里面貴族男女的距離。

    筆者認為劉姥姥的語言天賦表現得最淋漓盡致的一段情節當數第三十九回的“村姥姥信口開河”。

    劉姥姥第二次進賈府,賈母“正想個積古的老人家說話兒”,知道劉姥姥來了,便熱情挽留,劉姥姥“便把些鄉村中所見所聞的事情說與賈母,見益發得了興趣”,賈母在晚飯時“將自己的菜揀了幾樣,命人送過去與劉姥姥吃”。

    按照賈母當時所處的社會地位,她應該是一位見多識廣的貴族老太太,能讓這樣一位老人“益發得了趣味”,又把自己的菜送給劉姥姥吃,可見劉姥姥的語言表達所具有的魅力。

    劉姥姥“見頭一個賈母高興,第二見這些哥兒姐兒們都愛聽,便沒了說的也編出些話來講”,這時的劉姥姥不但拋開了見到賈母之前的膽怯恐懼、畏縮不前、扭扭捏捏,而且表現出強大的臨場發揮能力,現編現演,不用構思便塑造出一個雪天里來他們家抽柴草的小姑娘的形象。

    尤其她對故事女主人公的外貌描寫“原來是一個十七八歲的極標致的一個小姑娘,梳著溜油光的頭,穿著火紅襖兒,白綾裙子……”這簡直就是瓊瑤版的純情少女的形象。

    劉姥姥的表演現場有多位賈府的貴族小姐、貴族婦女,故事塑造這樣人物形象,明顯是為了適應現場聽眾的審美需求,盡管講述中途被一場意外的不大不小的火災打斷,仍然收到了良好的聽眾反饋。

    火災過后寶玉仍然沒能走出這段故事情節,窮追不舍地問:“那女孩兒大雪地為什么抽柴草?倘或凍出病來呢?”賈母認為故事里面抽柴草的情節引起了馬棚火災,不讓劉姥姥再講下去,寶玉因此心內不樂。

    寶玉也是見多識廣的貴族公子,寶玉的窮追不舍,心內不樂,恰是對劉姥姥的語言表達能力的充分肯定。

    劉姥姥在賈母明確指示不許再講可能引起火災的抽柴草之類的故事后,針對目前聽眾的具體情況,繼續發揮自身優勢,立刻編造出一個神佛法力無邊,善惡有報的故事,一個九十多歲的老奶奶天天吃齋念佛,終于感動了觀音菩薩,在她失去唯一的孫子后又給她送來一個“聰明伶俐非常”的孫子。

    賈母、王夫人一直以惜老憐貧為人生追求,聽了這樣的故事當然順心順耳,所以“這一夕話,實合了賈母、王夫人的心事,連王夫人也聽住了”。

    滿足受眾的審美需要,成為劉姥姥這位業余表演藝術家的唯一藝術追求,這也使劉姥姥的粉絲團里又增加了一名重量級成員——王夫人。

    說寶玉是劉姥姥的超級粉絲并不為過,在他“悶悶的心中籌畫”的時候,探春來找他商量開詩社的事,這仍然沒能把他拉出劉姥姥編造的故事情節。

    “一時散了,背地里寶玉足的拉了劉姥姥,細問那女孩兒是誰”,接下來的一大段描寫,才是恰好扣合了本回題目“村姥姥是信口開河,情哥哥偏尋根究底”,先是編造出女孩兒的出處和來歷,“當先有個什么老爺”。

    再要編造這老爺的名姓時,寶玉急著想知道下文,催促她快說,劉姥姥得知面前這位公子對這個憑空捏造的老爺的名姓不感興趣時,便自信心爆棚。

    她雖沒有學過大學中文系里面的《寫作概論》之類創作理論,卻知道講故事不能平鋪直敘,要蜿蜒曲折,波瀾起伏才有吸引力,于是簡單介紹了這位茗玉小姐后,很快就讓她“一病死了”。

    看到寶玉跌足嘆息后,再按照自己的想象把話鋒一轉展開下文,最后讓“那個像就成了精”。

    當寶玉否定了她的“成精”說后,她并不頑固堅持自己的說法,而是順著寶玉的思路往下說,“不是哥兒說,我們都當她成了精”。

    但一個鄉下的沒有文化的老太太哪能把寶玉這樣一個讀過書又奇思妙想不斷的青春少年的想法百分之百猜透,剛剛說完要“打了塑像平了廟”就立刻遭到寶玉的強烈反對,劉姥姥又是話鋒一轉,把奔馳的語言列車創新調整到寶玉擬定的軌道上來,說“幸虧哥兒告訴我,我明兒回去告訴他們就是了”。

    這把個寶玉感動的不要不要的,竟當場拍板決定要親自籌款重修廟宇,再妝潢泥像,每月給劉姥姥香火錢去燒香,“寶玉又問她地名莊名,來往遠近,坐落何方,劉姥姥便信口胡謅了出來”。

    這樣劉姥姥最終在寶玉的引導下,完成了這個子虛烏有的不亞于當年瓊瑤劇的凄婉青春故事的現場口頭創作。

    在這里,滿足受眾的審美需要,仍然是劉姥姥堅定不移的創作原則。

    寫到這里,作者已經讓讀者充分領略了他塑造人物形象的過人的功力,讀者也會超級佩服這位沒有文化卻能使賈母、王夫人、寶玉這樣的貴族老少信以為真,尤其是寶玉這樣的文學青年神魂顛倒的鄉下老太太。

    但盡管如此,作者并沒有鳴金收兵,接下來的一段文字,作者繼續用寶玉虔誠地派茗煙出城前去尋找踏看這座破廟來突出劉姥姥的語言天賦是如何了得。

    我們都知道茗煙此去肯定是不會有讓寶玉滿意的收獲的,當寶玉得知茗煙最后找到的“竟是一位青臉紅發的瘟神爺”的時候,竟然還沒能走出劉姥姥的故事情節,先罵茗煙“真是一個無用的殺才,這點子事也干不來”,繼而撫慰茗煙道:“你別急,改日閑了你再找去,若是他哄我們呢,自然沒了,若真是有的,你豈不也積了陰騭,我必重重地賞你。”

    劉姥姥語言天賦、現場創作水平如此,讓今天的文化人情何以堪。

    本文不去討論劉姥姥的藝術形象,不論作者對其形象或褒或貶,她的語言天賦都不容否定。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