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皮皮蝦258 / 社會 / 弗蘭人的塑料普通話,有味!

0 0

   

弗蘭人的塑料普通話,有味!

2020-03-03  江南皮皮...

    我們說的suo(塑)普
    哪里不是普通話咯?
    湖南人說話像唱歌這件事,在網絡上已經是心照不宣的事實了。

    不少網友表示,湖南人說話都好像有個調調,聽起來就像唱歌一樣。

    比如我們的長沙小可愛張藝興。



    一個“哎喲”和一個“咯”,盡顯湖南本色。

    這種聽起來像唱歌的口音,被稱為——塑料普通話。

    既然說話像唱歌,那湖南人唱歌豈不是像說話一樣簡單!

    難怪湖南的山歌如此有名!看來從學說話起,他們就已經掌握了唱歌技能。


    在和向往的生活中,何老師時刻不忘記教嘉賓和觀眾說幾句塑普。

    不論什么藝人,只要你來過湖南臺的綜藝節目,就別想逃離湖南口音的魔爪。



    塑普實在是有味。它的有味在于感染力太強了,一聽一說就有湖南那味兒了。

    塑普:我還是個細伢子

    其實湖南的塑普是一種很年輕的地方口音,湖南不同地區、不同年齡的人群說的塑普也是各有特色。


    每個來自湖南的學生外出上大學時,總會遭遇致命一問:“你們湖南話這個怎么說?”

    “什么?湖南話?你是說長沙話株洲話湘潭話常德話岳陽話邵陽話郴州話……還是澧縣話醴陵話汝城話……?哦,光長沙我們還分長沙話寧鄉話瀏陽話……”

    這都是因為湖南方言實在太過于復雜了,根本不存在一種統一的“湖南話”。

    湖南的語言用“湖南地處金,十里不同音”來形容毫不夸張,從方言分區圖便可見一
    斑。


    花花綠綠的,是不是看花了眼?

    其實也不復雜,大概也就是湘語、西南官話、贛語、客家語、湘南土話、瓦鄉話、苗語、土家語、侗語、勉語這幾種而已,也就是每個村的口音它都可能不一樣罷了。

    催生湖南塑普口音的,便是這龐大的方言系統。

    湖南的老一輩人基本上還是會使用自己的方言,許多有過遷移經歷的老人甚至會說好幾種方言。

    在2005年,國家推行普及普通話政策,為了方便交流,逐漸形成了湖南塑普這樣獨特的口音。


    人口遷移中,大量人群往省會長沙匯聚,因此塑普的發音繼承的多是長沙話的特點。

    但塑普卻不局限于長沙話的特點,在街頭操著常德話、瀏陽話、醴陵話口音的塑普嗲嗲也很常見。而他們的孫子孫女,可能講著一口純正的長沙塑普。


    塑普大法好,塑普為湖南人溝通架起橋。

    塑普的有味,也在于它體現了湖南省內不同方言的特點,成了語言“大雜燴”。不同人說出來的塑普,是不同的;塑普的標準不標準,全看感覺。

    既然是為了方便交流,塑普口音自然是留下了方言中最通俗易懂的部分。因此它的感染力不是憑空產生的,而是湖南各地口音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的融合。

    它既是湖南當代人口變遷的產物,又用它強大的感染力向年輕人傳遞著家鄉語言的魅力,形成了獨特的“鄉音”記憶。


    說到鄉音,那不可不說說湖南的方言,也就是塑普的根。

    弗蘭方言,你搞得坨清不咯?

    1.湖南的方言為何如此復雜?

    湖南的方言之復雜,與它的地形有著最密切的關系。

    它東西南三面環山,雪峰山、南嶺、羅霄山脈將湖南包圍,形成向北開口的馬蹄形狀。


    而省內亦丘陵密布,水系復雜,即使到了今天,湘西依然少不了像矮寨大橋這樣的橋梁作為交通要道。


    地理的阻隔使得各個村落之間差異巨大,因此是“十里不同音”。

    其次便是湖南的人口遷移太過于復雜。

    湖南位于華南地區,南是珠江流域,北是長江流域,東是長三角地區。

    在中國古代,常常被稱作“蠻荒之地”。

    南宋年間的人口南遷,為湖南注入了大量外來人口。


    而后歷次人口大遷徙中,湖南都是人口輸入和輸出的要道。

    如赫赫有名的“江西填湖廣、湖廣填四川”。


    到了近代,抗日戰爭期間,大量人口往西南邊陲遷移,在長沙被攻打之前,湖南曾是北方高校和工廠轉移的第一目的地。

    如西南聯大在內遷昆明前,其實已經在長沙選址組建了國立長沙臨時大學,后迫于形勢,才繼續西遷昆明。


    因此才有了《國立西南聯合大學校歌》中的“暫駐足,衡山湘水,又成離別”。

    地形條件的阻隔使得本土語言不通,歷史上大量的外來人口又飛快加速了各類語言的融合,使得這里成為了語言大熔爐。

    那么我們就來看看,幾種典型的湖南方言。

    2.你能聽懂哪些湖南方言呢?

    湘語,便是大家一般印象中的“湖南話”,不過它其實只大部分存在于湖南中部、北部地區。光是湘語,還可以分為新舊兩種,長沙話為新湘語,而老湘語當以雙峰話為代表。

    只要來到長沙,熱情的湘語便立馬將你包圍。


    湘語的使用區域,也基本就是塑普的使用區域。

    其他地區的普通話又有其各自的口音,卻或多或少地沾染了湘語的部分味道,形成了語言“混血兒”。

    西南官話更為大家所熟知,它是從明代開始,因移民西南地區而逐漸形成的官話方言。四川、重慶、貴州、云南、湖北、廣西、湖南、陜西、江西都有使用,但部分口音有所差異。

    雪峰山和南嶺一縱一橫,將西南官話限制在了湖南西部和東南部的廣大區域。

    沈從文筆下的湘西邊城小鎮鳳凰,便是西南官話區。


    在這里,人們反而能聽懂川渝人說話,卻不一定能聽懂湖南人說話。

    贛語則集中于湘東與江西交界地區。

    江西填湖廣,湖廣填四川。湖南與江西的關系,用一聲“老表”來概括再合適不過了。

    湖南東部的不少縣市,距離江西反而更近,其文化淵源也相同,人們對江西有自然的親近感。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創建時,由于地處同一行政管轄區域,湘贛邊區的人民反而比湖南省內更為親密。


    身為江西人的歌手楊鈺瑩演唱的江西年俗歌曲《打年粑》,便帶有濃濃的贛語風味。


    她還曾在綜藝上用贛語和湖南臺主持人、方言“十級學者”汪涵的湘語來了一場大比拼,迎來觀眾陣陣叫好。

    很好!

    客家話作為漢族客家民系使用的主要語言,其口音也是千變萬化。

    它不僅是中國臺灣的官方語言之一,也廣泛用于中國南方的贛南、閩西、粵東及新馬泰等國的華人社區。

    與贛南、粵東均有交界的湖南東南部,也大量使用客家話。

    客家話也被認為是中原古漢語的“活化石”,用客家話念古詩,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客家話甚至有自己專用的一套詞典,供海內外客家人進行查閱交流。


    居住在湖南山區的客家人,家族觀念十分濃厚,時刻不忘在家族聚會前,問上一句:

    喂?你今晚有空嗎?

    湘南土話其實是一組非常復雜的語言群,主要分布在湖南省南部,內部差異極大,以至于學者們至今無法對它的歸屬有一定論。

    而瓦鄉話、苗語、土家語、侗語、勉語這幾種語言,都是湖南山區少部分人或少數民族在使用。

    除此外,湖南還存著大大小小的方言島,不同語言重重包圍,難怪學者也為此頭疼。

    正是因為方言太過于多樣,每種方言使用的人數本就不多,隨著老一輩的離世和新一代人的外遷,湖南的許多方言正面臨著逐漸消失的困境。即使是最本土的湘語,也漸漸喪失了原本的味道。

    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不會講方言,塑料普通話在年輕人中的普及反而成了一種別樣的傳承,成為抓住方言最后一縷魂的蹊徑。

    對于湖南的年輕人來說,熟悉的塑普口音正像夢中母親的輕吟,鄉音無改,故鄉便永遠都在。

    正如致力于湖南方言文化傳承的汪涵一樣,他在自己的書《有味》中這樣說明自己的初衷:我由此寫下了雞毛撣子,寫下了靖港,也寫下了木盆、豆腐干、古琴,還有墨條這些精巧或者平凡的物件。在清早我快出門的時候,這些物件仍然在,它們有的在我房間里,有的還在記憶中閃爍,只是,它們都還未曾醒來。

    橘子洲頭

    游汝杰、周振鶴,方言與中國文化,《復旦學報》1985年第3期
    周振鶴、游汝杰,湖南省方言區畫及其歷史背景,《方言》,1985年第4期
    周振鶴,漢語方言地理是怎么形成的,《地圖》,2009年第5期
    羅紅艷,淺論普通話教育與當代湖南社會,《新西部》2017年4月中旬刊
    圖片:來源于知乎、微博、B站、芒果TV公開內容截圖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