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酌千年 / 電影天堂 / 不瘋魔不成佛,《爆裂鼓手》爆裂的不只是鼓...

0 0

   

不瘋魔不成佛,《爆裂鼓手》爆裂的不只是鼓手

2020-03-03  小酌千年

    今天要為大家帶來一部不瘋魔不成佛的電影——

    《爆裂鼓手》

    豆瓣8.7分,該片曾入圍包括最佳影片在內的五項奧斯卡提名,最終斬獲最佳男配角,最佳剪輯,最佳音效三項大獎。

    如果2016年大火的音樂電影《愛樂之城》很合你的胃口的話,那你一定也不要錯過這部《爆裂鼓手》

    這兩部影片均是由達米恩·查澤雷導演自導自演,而他也是因這部《爆裂鼓手》而聞名于世。

    從《愛樂之城》中我們不難看出導演對音樂的熱愛,他能夠將音樂和電影如此完美的結合,其自身的經歷也不容小覷。

    《爆裂鼓手》這部電影本身,就是根據導演親身經歷改編而成。

    有趣的是,電影最開始并沒有啟動資金,導演將其拍成一個短片,后來獲得了投資才拍成電影。

    也是一因為這一部《爆裂鼓手》,讓他后來獲得了《愛樂之城》的投資。

    而本片其實只拍攝了19天,制作周期也只有70天。

    關于這個《爆裂鼓手》名字,其實是整部電影的最大彩蛋。

    《爆裂鼓手》英文名為《Whiplash》,Whiplash 意思為“鞭繩;鞭子的頂端;鞭打”,而且在片中,主角安德魯不斷練習的曲子也是《Whiplash》。

    ◆ ◆ ◆  ◆ ◆

    男主安德魯(Andrew)從小在單親家庭長大,喜歡爵士,喜歡架子鼓,夢想成為查理·帕克,每天不斷的練習只為成為最頂級的鼓手。

    某天晚上,安德魯被魔鬼導師弗萊徹看中,帶入了他的樂隊。

    第一天來到弗萊徹樂隊的安德魯就感受到了魔鬼導師的嚴格。

    所有的節奏,音準必須分毫不差。無論在多急促的節奏里面,弗萊徹都能聽出極小的差別。

    任何的差錯,你就會被直接踢出樂隊。

    即使弗萊徹要求到了嚴苛的地步,安德魯也拼命練習想得到導師的認可。

    弗萊徹說,當時的查理·帕克就是被他的老師拿著鈸往他腦袋上砸,生生逼出來的。

    安德魯的夢想就是成為查理·帕克那樣最頂級的鼓手,可正式排練之后,他真正感受到了導師的“關愛”。

    因為一段節拍打的不好,導師直接就將椅子扔向安德魯,并用他的臉來打拍子。

    不甘心的安德魯回到家一直練習,練到出血,練到沒法拿起鼓槌。

    極致與偏執,大概是很多藝術家的共性吧。

    安德魯的極致與偏執也給他帶來機會,在考核演出中,他臨危受命,替代了必須要看樂譜才能演奏的核心鼓手。

    也因為這次機會,安德魯通過了考核,接替了核心鼓手的位置。

    可核心鼓手的位置還沒坐熱乎,在之前樂隊給安德魯當替補的鼓手,就直接成為了核心鼓手,這讓他怎能甘心。

    人生就是起起落落落,幾天后的比賽日,安德魯在路上遭遇公交爆胎,租車去演奏廳又把鼓槌落在了租車的地方。

    弗萊徹的威脅和難得一遇的機會,讓安德魯越發焦急,最后造成了車禍。

    即便這樣,安德魯還是一瘸一拐的,滿身是血的到達了演奏大廳。

    結果可想而知,他搞砸了演出。

    極致與偏執的不止是安德魯,還有弗萊徹

    安德魯這么久的隱忍,不斷的努力,在弗萊徹的眼中也是一文不值。

    積聚在安德魯心中的怨氣一下子就爆發了,

    他推開鼓架,和弗萊徹扭打成一團。

    幾周后在律師的幫助下,安德魯舉報了這個采取極端教學方式的的老師。

    這么久的虐待,折磨,讓安德魯終于放棄。

    他也放棄了音樂,收起了鼓架,找了一份工作,開始了正常的生活。

    故事當然不會這么簡單的結束。

    某天夜里,安德魯在酒吧偶遇到了弗萊徹

    弗萊徹說出了一句讓安德魯驚醒的一句話:“英語里再也沒有哪兩個字,什么比“不錯”更害人的了”

    弗萊徹又一次的邀請安德魯參加一場十分盛大的演出。

    安德魯內心依舊熱愛音樂,當然不會拒絕,只要有一點點的機會,他也會抓住。

    到場的安德魯卻發現,這是弗萊徹設下的報復圈套。

    弗萊徹要在這場坐滿社會名流演出面前,讓安德魯徹底失去在美國成為頂級鼓手的資格。

    完全沒有準備的安德魯手忙腳亂,甚至不如一個剛剛學習架子鼓的孩子。

    他帶著他破碎的音樂夢,正要離開這里時,又突然返場,直接打斷了弗萊徹的講話,演奏了自己準備的曲子,證明了自己,也將整部片子推向高潮。

    ◆ ◆ ◆  ◆ ◆

    安德魯是一個天才少年,但是弗萊徹也是一個魔鬼導師。

    弗萊徹會經常提起查理·帕克的故事,因為他始終相信,即使是天才也會被“不錯”打敗。

    他想要發掘真正的天才,不只是有天分,還要對得起這份頂級樂手的榮耀。

    在他看來,沒有經歷挫折,就不可能達到頂峰。

    安德魯是一個天才少年,他的生活就是打鼓。

    其實如果你已經看過這部電影,就會發現,安德魯甚至沒有自己的生活。

    他生活的喜怒哀樂都源于音樂:音樂上取得成就,就快樂;音樂上收到了挫敗,就放棄了音樂以外的生活。

    他是天生的天才。

    在弗萊切不斷的施壓,變態一般的極端要求下,他也放棄過,但是他心中還是有著一股火苗,從未熄滅。

    只要有一個機會,他還是會拾起鼓吹,帶上他的夢想,正如片中的他說過的那句話

    “我寧愿酗酒吸毒,34歲就家破人亡,成為別人餐桌上的話題,也不要腰纏萬貫滿面紅光活到90歲,但沒人記得我!

    有人認為片中弗萊徹只是單純的變態,可弗萊徹也是有血有肉的人。

    他會對小女孩溫柔可愛,知道自己學生去世的消息后會流下眼淚,也會不斷拿查理·帕克的例子鼓勵安德魯。

    他是魔鬼么?

    是的,在音樂上,他就是魔鬼,可我們并不知道生活中他是什么樣的人。

    電影也給過很多短暫又細碎的鏡頭,全部都是對弗萊徹這個嚴厲導師的面部特寫。

    仔細觀察并不難看出,他就是在刁難每一個鼓手,每一個樂手。

    因為他是真的相信,頂級的樂手,不會因為任何磨難放棄音樂,因為真正的頂級樂手,是命中注定的。

    如果他中途放棄了,那說明,他不是。

    最后的一次演出,卻不是弗萊徹逼迫天才的手段,他是真的在報復安德魯,想要毀掉他的音樂生涯。

    安德魯也是單純的在報復弗萊徹,希望毀掉他的演出。

    但是在那段演奏之后,他們都釋懷了,兩個人達成了和解,他們惺惺相惜。

    ◆ ◆ ◆  ◆ ◆

    片中麥爾斯·泰勒將一個遇到了一個變態的導師,在導師不斷的惡語中,性格悄然發生著變化的天才鼓手演繹十分到位。

    不過,片中是最能夠吸引大家眼球的一定是弗萊徹的扮演者J·K·西蒙斯,這位老戲骨的表演,真的演活了這個不瘋魔不成佛的變態導師。

    甚至讓人能過夠想起童年陰影,容嬤嬤的扎針的片段。

    在扇耳光那場戲中,一開始J·K·西蒙斯邁爾斯·特勒反復排練過程中都是做做樣子,最后一次實拍的時候卻是結結實實地扇了上去。

    這部電影在北美票房一般,但是在亞洲的票房卻很出色。

    因為在亞洲,人們都知道名師出高徒,棍棒出孝子。

    不難想象,我們感同身受。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