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亭亭 / 待分類 / 過了40歲,這幾種禮就不要隨了,毫無意義

0 0

   

過了40歲,這幾種禮就不要隨了,毫無意義

原創
2020-03-03  魏亭亭
    俗話說得好“人到中年逼不得已” 《禮記》中寫道:“往而不來,非禮也;來而不往,亦非禮也。”我們都是講禮貌的人,也很注重禮節,活得很有儀式感。
    親戚朋友有紅白喜事,大家一起去湊個熱鬧,隨一份禮,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親戚朋友之間交往,禮尚往來,感情才更好,大家庭才更加和諧。愿意和你禮尚往來的人,都是真心的人,以后遇到難處了,還可以互相幫助。



    但是有的人,不值得尊重和交往,你對他好一些,他覺得是理所當然,你如果哪天對他沒有以前那么好了,他反而說三道四,甚至馬上翻臉不認人。
    還有的人,你和他交往了,他反而背后算計你,把你當成一個“棋子”。還有的人,這輩子只認識錢,從來不認識人,你和他禮尚往來,多半是你要虧本。
    到了40歲人際關系圈已經全部固定,但是過了40歲這幾種禮就不要隨了,毫無意義。



    1、多年不會去聯系你的親戚,家里有事的時候隨禮
    我的爺爺有五兄弟,二爺爺年輕的時候去了西藏,后來就在西藏成家立業了,四十多年都沒有和家鄉的親戚聯系。前年冬天,我的母親問我:“你二爺爺家里嫁閨女,請我們去喝喜酒,你說一說,我要不要去。
    我問母親:“二爺爺不是在西藏嗎?他在哪里辦酒啊?”母親說:“當然是在西藏辦酒啊。他打電話過來了,要我們一大家子人,都去。”我說:“二爺爺幾十年都沒有和家鄉的人聯系,怎么就找到親戚的電話了?奇怪了。
    母親說:“他在西藏是一個縣里當領導了,通過我們縣里的單位,一下子就找到我們的聯系方式了。
    我真的不明白,既然二爺爺可以輕輕松松找到家鄉親戚的電話,為什么多年前不聯系,卻在嫁女的時候,就主動聯系了?從江蘇到西藏,那么遠的路,家鄉這邊的親戚,幾十個人,路費誰管?路上的安全問題,誰負責。



    當母親告訴我“一切費用自理”的時候,我就說:“二爺爺嫁閨女,我看你還是別去了。幾十年不見了,我們早就忘記他了,以后也忘記他好了。要是他很窮,大家都湊一份禮,發個微信紅包給他好了,就當是扶貧;如果他經濟條件還可以,連紅包都沒有必要送。
    遠在千里之外的親戚朋友,如果他真的記得你,就會和你常常聯系,不會“突然想起你”。真正的親友,距離多遠,都會常常聯系;
    虛假的親友,就是在同一座城市,都可以幾年不見面。遇到多年不聯系的親戚朋友“家有喜事”,你還是別隨禮了,反正大家沒感情了,以后也不可能常來常往。



    2、不親自邀請你參加的禮
    基本上大家辦喜宴,都會邀請自己的親朋好友,即使人不親自到,也會用電話邀請,或者直接在微信里邀請,如果人家通知了所以人,卻沒有邀請你,這意思明顯了。
    人家根本不想你去參加他的喜宴,如果你去參加了,不僅要損失你的分子錢,別人還會覺得你臉皮厚,沒被邀請還來參加酒席,所以啊,這種禮還真不能隨,完全沒有意義。
    3、大小喜事都辦喜宴的禮
    你可能以為這是夸張,其實還真的有人臉皮厚到令人發指的程度,有些人自己兒子升職要辦酒席,他的孩子滿月酒、一百天,也要辦酒,最離譜的是只要是整歲就要辦酒席做大壽,問題是三四十歲這也算大壽?
    就這種辦酒席的頻率直接把別人嚇得接到這人的電話就害怕,只要你想不到你,沒有他說不出的辦酒席理由。我覺得這種行為明擺著就是撈錢,只要你掏了,就得沒完沒了的繼續掏下去,最好還是不要隨這種禮。



    4、很明顯是為了斂財的禮
    有一種人喜歡叫人隨禮,那就是那種八竿子都打不著的小學同學,初中同學,本來以前就沒什么交情,又過了這么多年,竟然還會以自己要結婚、生孩子等理由叫你隨分子錢。
    如果你因為不好拒絕就隨了,等你以后想辦喜宴叫他們隨禮,他們多半會裝死,你以前的分子錢基本上都“打水漂”了,讓人覺得特別糟心。
    中國是禮儀之邦,在這幾千年的禮儀文化中,隨禮文化一直延續到今天,但是現在的隨禮早已脫離了當初的意義,越來越多的人把它當成了一種斂財手段,有些人純屬是為了圈錢。
    可是,人到中年,那種純屬是無意義的社交真的沒必要再維系了,它只會讓你的錢包縮水或耽誤你的時間。
    所以,你需要在你的朋友圈中篩選出不是真心待你的朋友,和他們保持距離,和這些人的這“4種禮”就沒必要隨了,純屬是無意義社交。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