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風 / 大好河山 / 淮河沒有出海口,它的水最終注入了哪里?

0 0

   

淮河沒有出海口,它的水最終注入了哪里?

2020-03-05  八面楚風

    作者|我方團隊張嵚

    字數:字數2890,閱讀時間:約7分鐘


    歷史提問

    淮河沒有出海口,它的水最終注入了哪里?

    答:作為中國古代與黃河長江齊名的“四瀆”之一,淮河在中國古代史上,意義堪稱重量級。放在一些“天下分分合合”的年月,還常被拿來劃邊境線。但今日的淮河,雖說流經鄂豫皖蘇魯五省,但其河道總長度只有一千公里,流域面積也只有二十七萬平方公里。尤其“低調”的是,這樣一條“名河”,竟然沒有出海口,其水流經過洪澤湖后注入長江,經長江下游才可入海。比起與之“齊名”的黃河長江來,似乎很沒存在感。
    但事實上,“淮河沒有出海口”這事兒,可不是一個有趣的自然景觀,相反,縮影了上千年里,中國歷史上一樁持久的災難:淮河水災!
    其實,最初的淮河,是有出海口的。以《禹貢》的記載說,淮河“導淮自桐柏,東會于沂泗,東入于海。”一句話勾勒出了淮河的風貌:發源于河南南陽桐柏山的淮河,整個流域范圍緊挨著黃河流域,向西流經伏牛山,向北抵達沂蒙山脈,向南又靠近大別山脈和長江流域。看看地圖就知道,這整個流域除了西部、南部、東北部的山區丘陵外,幾乎全是廣闊大平原,土地肥沃且物產資源豐富,堪稱中國版圖里的“寶地”。

    雖然淮河流域地理面積只占中國版圖的三十五分之一,但人口卻在一億六千萬以上,耕地面積占全中國的八分之一,還是重要的煤炭與海鹽產地。小麥水稻棉花的產量也居于全國前列。開封、鄭州、曲阜、許昌等歷史名城,幾乎都是因淮河而繁榮。古代歷史上,也早有“江淮熟,天下足”的美譽。而在今天,淮河流域的地位,依然無比重要。淮河安,天下寧。

    但偏偏在歷史上,這淮河,并不“安”。

    其實,當淮河如《禹貢》記載的那樣,擁有“獨立產權”的出海口時,那也恰是淮河流域歷史上的黃金期:早年的淮河,擁有“汴水”“穎水”“泗水”“沂水”“汝水”等支流,構成密集的水網。

    南宋建炎二年(1128)之前,洪澤湖也并不存在,相反淮河沿線上,散布著大大小小上百個湖泊。發達的水力條件,不但助推了農業發展,也催生了新型的人工運河。中國最早的人工運河“邗溝”,以及隋朝時連通南北的“通濟渠”,都是開鑿在淮河流域。而從秦漢至隋唐的繁榮時代里,以淮河流域為中心的“江淮河濟”水運網,更是彼時中國的主動脈。

    可以說,那時的淮河流域,雖說也難免有水災,可與“多災多難”真心不搭,相反有著“走千走萬,不如淮河兩岸”的美譽。比如占了咸陽的項羽,為何猴急著遷回彭城?那可不止為“富貴還鄉”,實在是這交通發達經濟便利的兩淮平原,太吸引這位“西楚霸王”。一直到北宋“靖康之恥”前,兩淮流域都是中國最核心的農業經濟區。

    但淮河“出海口”的危機,卻也早就有。看地圖就知道,淮河北靠沂蒙山脈,地理位置本就北高南低,而且又靠著作為“地上河”的黃河。黃河“奪淮”的風險,也就長期存在。早在西漢年間起,黃河水就不停侵奪淮河河道。外加兩淮平原,一直是兵家必爭之地,每逢戰亂就打做一團。生靈涂炭之后,當地的水文地貌,也全被戰亂毀沒了樣。于是到了南宋建炎二年(1128),黃河終于呼嘯南下,徹底鵲巢鳩占,奪了淮河的入海口。

    而比丟失入海口更嚴重的是,滾滾黃河水帶來了大量泥沙,在淮河的水道上大量淤積,淮陰以下的淮河故道全被淤塞,也切斷了淮河向沂水等水脈的排水出路,“無路可去”的淮河水洶涌狂奔,在盱眙以東淤積成湖泊,也就是今天的洪澤湖。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淮河流域的其他地方。比如被黃河水“奪水道”的泗水,也在山東形成了南四湖和駱馬湖。

    可以說,經過這一場劇變,原先暢通的淮河,就這樣被切割得支離破碎。稍微熟悉下地理知識就知道,這樣一條處處被“淤成湖”的淮河,一旦降水超過了湖泊的容量,必然就水災蔓延。自南宋至清代,江淮地區多少觸目驚心的水災,就是由此而來。

    那今天的淮河,為何又從長江入海了?清朝咸豐元年(1851)洪澤湖水暴漲,一口氣沖壞了南面大堤,脫韁的淮水洶涌南奔,經高郵湖和邵伯湖沖入長江。這場劇變,又成了長江沿線的災難:淮河入長江的水道太小,每一次奔長江,都常見在兩岸泛濫。

    更大的災難,還是拜黃河所賜:清朝咸豐五年(1855)黃河再次改道,在河南銅瓦廂決口后,一路奔著山東入海。其“侵占”淮河河道七百年的歷史就此結束。那淮河是不是可以“回家”了?回不去了,以往的淮河故道,早已被泥沙堆得高出地面,不但沒法讓淮河入海,相反沂水泗水等河流,由于被黃河改道奪了水道,也一股腦沖入蘇北地區,成了新的災難。

    如果說水災還有消退的時候,那么鹽堿地災害,更是痛苦的后遺癥:黃河帶來的泥沙,淤積了淮河原有的湖泊池塘,這些鹽堿含量極高的土壤與黃河泥沙混雜,也就形成了大片無法種植的鹽堿地。沿線的多少村莊因此廢棄,農民流離失所。

    如此災難,歷代王朝就沒辦法?實在是這事兒治起來太難:淮河流域的邊緣,多是山區地帶,洪水控制起來本就難,更缺少好的水庫地形。淮河的干流呢?卻是坡度平緩,只要上游水文出現狀況,河道就很容易被搶。這樣的高難度地形,放在古代科技條件下,綜合治理極其難,只能修修補補。

    于是,從南宋年間黃河“奪淮”開始,一直到清朝咸豐元年黃河改道,六個世紀的時間里,淮河流域爆發了二百六十八次大型自然災害,等于是每兩年半一次。那在科技條件比較發達的近代呢?從咸豐五年(1855)到1949年,淮河又爆發了四十八次大型災害,等于是每一點九年一次,烈度遠超古代史。

    如果說古代史上的淮河災害,還可以用“天災”甩鍋,那么近代史上的淮河大災,就是徹頭徹尾的人禍:無論是北洋政府還是南京國民政府,雖然也有過“導淮”的構想,卻從未舍得投入人力物力去做。北洋時期曾任全國水利總裁的晚清狀元張謇,滿懷治理淮河的構想,卻終因缺錢悲憤辭職。

    于是,那時代的淮河,也就基本陷入“沒人管”的狀況,外加天災與戰亂,淮河的災難也就空前頻繁。1916、1921、1931年的幾次淮河大災,受災人口都多達數千萬,死者“遍地尸漂”。1931年的淮河大水里,單一個興化縣,全縣就在一夜之間被淹沒,興化縣官莊百戶人家,幸存者只有五人。1938年的“花園口放水”事件,導致淮河流域五萬四千平方公里土地成了“黃泛區”,一百億噸泥沙沖入江淮平原,許多地方“昔日房屋樹木已埋入土中”。一千多萬老百姓流離失所,水旱蝗災年年不停。淮河流域,成了“災地”。

    甚至,在新中國成立伊始,號稱“災地”的淮河流域,也給新中國來了個“下馬威”:淮河連續兩年大災,三百一十三萬平方公里土地淪為澤國。錐心的災難,也激出了新中國那一聲曾激勵一代人的口號:“一定要把淮河修好。”

    緊接著,這聲口號,就變成了新中國一場聲勢浩大的運動:從1950年11月起,這場動員三百萬民夫,波及河南山東江蘇安徽各省的“治淮工程”正式開始。第一期工程僅用八個月,就修筑堤壩2191公里,初步做到“小雨免災,大雨減災”。淮河流域,也在1951年11月,迎來了久違的大豐收。

    然后,經過八年跟進治理,數百萬軍民的拋頭顱灑熱血。曾是“黃泛區”的淮河流域,到1957年冬,共治理大小河道175條,修建堤壩4600公里,外加大型水庫9座,總庫容量316億立方米。淮河流域“無年不災”的歷史,終于成為歷史。

    但是,“沒有出海口”的威脅,至今沒有消除。1991年和2003年兩次淮河大水,更讓人至今警醒。意義重大的“淮海入海水道”工程,今天依然在進行中。新中國至今七十多年,淮河大多數時間里的“平靜”,來自多少前輩的付出,又來自今天多少水利工作者的守護!

    參考資料: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員會《淮河水利簡史》 新華社:《新中國崢嶸歲月:一定要把淮河修好》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