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點心鋪 / 待分類 / 辛棄疾最悲壯的一首詞,開篇就讓人血脈賁...

0 0

   

辛棄疾最悲壯的一首詞,開篇就讓人血脈賁張,道盡英雄末路的無奈

原創
2020-03-06  文化點心鋪

在宋代詞壇,能夠與大詞人蘇軾并駕齊驅的,我想,就只有辛稼軒了。同為豪放派的代表人物,蘇軾的豪放是“一蓑煙雨任平生”的豁達灑脫,是“誰道人生無再少,休將白發唱黃雞”的樂觀向上,是“一年好景君須記,應是橙黃橘綠時”的溫暖勉勵。

然而,辛棄疾的豪放中卻帶著陣陣金戈鐵馬之聲,是一位亂世英雄流著血淚的吶喊,悲壯、有力、震撼人心。在他的詞作里,你仿佛可以聽到來自遙遠時空的廝殺之聲:戰馬嘶鳴、刀光劍影、鼓聲陣陣。這樣的豪放,帶著愛國主義的熱血,激勵了一代又一代的仁人志士。

今天,與大家分享的詞作就是辛棄疾最悲壯的一首詞,開篇就讓人血脈賁張,道盡英雄末路的無奈。這首詞就是《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語以寄之 》,宋代最有英雄氣的一首詞。全詞如下: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可憐白發生!

這首詞是辛棄疾寫給自己的好朋友陳亮的,詞作題目中的“同甫”就是陳亮的字。作為辛棄疾最知心的朋友,陳亮是深深懂得辛棄疾內心的痛苦與悲傷的。辛棄疾一生心懷北伐大業,然而在南宋小朝廷茍且偷安的政策下,他根本無法施展自己的抱負,更何談實現自己的北伐大業。

因為“自信耿直”,再加上“南歸人”的尷尬身份,辛棄疾的大半生都處在賦閑狀態。在江西上饒,辛棄疾渡過了他人生最寶貴的年華,從一個激情飛揚的青年變成了一個滿頭白發的老人。時光在悄然流逝,辛棄疾心中的夢想卻從未消失。可是,壯志難酬,他的心被歲月不斷地啃噬著。

公元1188年,辛棄疾48歲,已在上饒賦閑將近10年。這十年中,南宋朝廷里很少有人來探望這位無權無勢的昔日英雄。只有好友陳亮,因為懷著同樣的夢想,來到鵝湖,與之商議抗金大事。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鵝湖之會”。這首詞就作于二人分手之后。

詞作悲壯慷慨,借用夢境的形式,為讀者塑造出了一位壯志難酬的英雄形象。陳亮走后,辛棄疾心中的失落與惆悵越發深重,想著心中的北伐大業,他沒有一日能夠釋懷。這一天,夜深人靜,憂愁的詞人怎么也睡不著。于是,他從床上坐了起來,點上油燈,拿出他心愛的寶劍仔細端詳。

他一遍又一遍地撫摸著這把曾經陪伴自己浴血沙場的寶劍,心中感慨不已。想著自己滿懷熱血,幾次命懸一線,才得以順利南歸。他本以為,憑借著自己一身才華和武藝,他很快就能打回家鄉,實現統一大業。奈何,君主昏庸,奸臣當道,他空有一腔熱血卻無用武之地,只能在上饒鄉間白白地耗費光陰。

時光易老,自己還有多少時間可以浪費呢?什么時候才能夠實現北伐的夢想呢?辛棄疾悲憤極了,將壺中的酒一飲而盡后,猛地抽出手中的寶劍,在黑暗的夜空里舞動了起來。剎那間,刀光劍影,寒光閃閃,曾經那個勇闖敵營,如探囊取物般,砍下叛徒首級的辛稼軒,又回來了!

一句“醉里挑燈看劍”,滿含凜凜殺氣,撲面而來,令人膽寒。詞人將心中的憤怒與痛苦化在那陣陣劍氣之中,越舞越快,如急風、如驟雨、如閃電。此刻,他多想跨上駿馬,奔赴前線啊!可是,天命難違,他又能奈何呢!想到此,詞人心中不禁一陣大慟,猛地收住劍氣,神色頹然地回到房中。

他孤獨而無力地坐在燈下,遙望著北方淪陷區的故鄉,兩行清淚悄然滑落。不知不覺中,詞人睡著了。夢中,他回到了久別的戰場。號角聲聲,他與將士們分肉喝酒,耳邊傳來陣陣悲壯的軍歌。此時,秋高氣爽,戰馬膘肥,沙場上正在閱兵。戰旗獵獵,將士們斗志昂揚,滿心期待著走上戰場,為國殺敵。

沙場上,詞人騎著如疾風般奔跑的的盧馬,左右開弓,那箭就像霹靂一樣射向敵人,讓敵人膽戰心驚。一時間,廝殺聲、刀劍聲、怒吼聲,交織在一起,響徹天地!夢里,詞人在箭雨中勇敢前行,面無懼色,和將士們一起奮勇殺敵,殺地敵人丟盔棄甲,狼狽逃竄。

于是,笑意漸漸浮現在詞人臉上。突然,一陣凜冽的寒風從窗外吹來,吹滅了搖曳不定的燭光,睡醒了沉浸在夢中的詞人。原來這都是一場夢啊!望著眼前漆黑一片的世界,詞人仿佛落入了無底深淵,悲痛到了極點,也失落到了極點!

詞人多想為君主完成統一大業,建立不世功勛啊!可是,歲月無情,華發已生,他將何去何從呢?詞尾的一句“可憐白發生”,浸透了多少悲憤與無奈。從古至今,英雄最怕的不是流血不是犧牲,而是歲月空渡,壯志未酬。其中的辛酸,真是讓人為之淚流滿面!

(文中圖片皆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作者刪除。在此,感謝圖片的提供者)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