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風讀書 / 待分類 / 我心中的宋詞:如果把宋詞看成一出舞臺劇...

0 0

   

我心中的宋詞:如果把宋詞看成一出舞臺劇(一)?

原創
2020-03-08  海風讀書

  

王國維先生在1908年發表的《人間詞話》中提到: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王國維先生的三境,個人理解為:第一境:迷惘;第二境:執著;第三境:歸真。其實,豈止人生三境,詩詞亦然。

提到詩詞,世人皆知唐詩宋詞,然而僅成書于抗戰期間的《全宋詞》,就收錄了近2萬首詞作,這讓人即使窮盡一生,也無法把每一首都讀到。但是,如果我們把兩宋詞看成一出舞臺劇,就容易理解多了。這出舞臺劇只有前奏、開篇、中篇、轉篇、進篇、結篇、尾聲這七幕,卻貫穿了兩宋詞壇數百年的風風雨雨、悲歡離合。

一、前奏: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公元960年,趙匡胤皇袍加身,建立了立國320年的兩宋政權。然而,宋詞的歷史前奏卻可以上推至半個多世紀前的五代十國時期,當時南唐、后蜀的一些王公貴族,繼承了晚唐溫庭筠、韋莊等花間派詞人的傳統,相繼創作了一大批優秀的詞作,馮延巳、李璟、李煜就是其中的代表。

馮延巳為南唐宰相,詞風清麗,善寫離情別緒,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就出自其《謁金門》,馮詞開創了以景寫情手法,對后世影響很大。李璟為南唐中主,詞風感情真摯,風格清新,不事雕琢,其《攤破浣溪沙》中的小樓吹徹玉笙寒乃流芳千古的名句。

相比之下,南唐后主李煜就要厲害得太多了,其本人甚至可以去競爭中國最優秀的詞人。李煜詞具有極高的成就,詞風以亡國歸宋分為前后兩個時期。前期風格雖不脫花間派習氣,但語句清麗,音韻和諧、形象生動、風格鮮明。如描寫與小周后的偷情詞《菩薩蠻》:刬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同時,也有一些相思詞寫得極好,如牽掛入宋遲遲不歸弟弟的《清平樂》: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

李煜亡國歸宋后詞作題材廣闊、凄涼悲壯、意境深遠,如《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明月中。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又如:《相見歡》: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再如《浪淘沙》: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相見歡》: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破陣子》: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這些名句,深刻而生動地寫出了人生悲歡離合之情,引起后世眾多讀者的共鳴,為后世婉約派的出現打下了伏筆。

三年的臣虜生涯,對李煜來說是無比痛苦的,但是對于詞的發展來說又是無比幸運的。若沒有這三年,李煜詞的成就不會超過前代的溫庭筠、韋莊,其本人也不會成為詞史上承前啟后的重要人物而被后世尊為詞帝。但更為重要的是,詞的創作不會從伶工之詞變為士大夫之詞,宋詞也就沒有了這樣一個凄美奇絕的前奏。李煜歸宋兩年半后的七夕節,這一天正好是他41周歲的生日,李煜帶著所有的愛恨情仇飲下毒酒而去,他留下的那句問君能有幾多愁也貫穿兩宋,成為每個詞人的必答題。而那一江春水,也開始滾滾東流,并最終匯成了宋詞的浩瀚海洋。(個人原創,未完待續,敬請關注)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堂乐fun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